还指望基建投资能拉动经济?已成“过去时”原油沥青

中亿财经网 / 专栏 / 机构专栏 / 原油沥青 / 来源: 作者:财经焦点 阅读量: 发布时间:2016-09-18

新闻配图

        在美国新一轮总统竞选的争斗纠缠中,来自两党阵营的总统候选人均异口同声地认同(或者希望选民们也认同)一个已经过时的陈词滥调,并建议美国政府增加对基础设施的投入,以“促进经济发展和创造就业岗位。”正如曾担任里根政府预算办公室主任的大卫·斯托克曼(David Stockman)此前说过的,基础设施在美国不会“衰落”,而基础建设方面的投入也不会消失。

        同样重要的是我们的分析,尽管关于政府投入的言论,无论涉及基础设施或者其他领域,还是声称其能够创造就业岗位或刺激经济增长,总体上来说都是一种谬误。这种谬误和与其相关的神话,在引起任何人认真关注之前就已经流传很久了。经济学家穆瑞·罗斯巴德(Murray Rothbard)在其文章“公共部门的谬误”中已经非常详细地阐述了这一问题。在下文中我将会寻求去总结一些甚至连唐纳德·特朗普和保罗•克鲁曼(Paul Krugman)都能理解的简单内容:没有一个这样的神话,能够让政府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神奇地转变为经济增长。

政府投入:一个零和游戏

        政府投入基础设施的资金必须要通过一个非政府的经济去借贷、征税或者发行货币(一种不被称作税收的税收)来获得。一减去一等于零。这不属于保守经济学或自由经济学的范畴。这也不是民主党经济学或者共和党经济学。这仅仅就是经济学而已。

        曾几何时,政治家们惯用的口号就是许诺让人民“安居乐业。”而选民则对这个国家的政治体系感到心烦意乱并感慨一个事实:这个国家的政治体系从全国范围内征集资金,然后来自不同地区的政治家们开始为此进行争夺,看看自己最终能够为代表的地区带回去多少利益。而政府给予各地区的这些投入,可能会花在选民用自己的钱所享受不到的其他事物上去。但是按照现实中的税收情况,人们似乎唯一能做的,也不过就是摸着自己的鼻子参与这场游戏,并给自己的代表或者参议员投票,希望他们能从美国政府那里带回比自己纳税额更多的“安居乐业的”许诺。

        但是,现在政治阶层告诉我们,我们的钱,从我们这里出去的钱将会被他们投入基础设施,其目的地是为了实现经济增长。我们期待着这类事情应该发生在政治家身上,但是很多体制内外的经济学家却更愿意给这些政治阶层的聪明伎俩起一个新名字,这种新版“炼金术”的名字叫做“乘法效应”。

        如果深究隐藏在政府投入背后的现实问题,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叫做“基础设施刺激项目”的东西,它可能会使得事情比其预料的更糟糕。毕竟私营部门的投资完成后,至少有一个能够生产满足消费者需要的产品目标,而这些产品的价格将会以产生利润为目标。这种投资活动如果能够成功,必将会在同一个企业产生再次投资,而且会继续创造原有的就业机会。

        政府借助税收资金来生产部分消费者不能选择购买的东西,如果消费者已经生产或者购买了这类东西,无政府的干预应该是“必要的”。因此,当政府的投入项目,在基础设施或者其他领域,一旦结束时,那些为这种“刺激性”项目工作的工人将会就此失业。这种工作机会与私营经济投入或其他领域相同投入所产生的就业机会完全不同。在这些“刺激性”项目中工作的工人将会花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工作技能,但是这些技能并不是消费者事实上所需要的。这就是一种不正当的投资方式,也影响了涉及这些领域的劳动者的就业前途。他们的遭遇与2000年左右因美联储错误刺激投资房地产领域而在该领域就业的工人,或者2010年左右进入油井钻探行业工人一样。当然,如果利益集团能够说服政客们无限期地在这些领域投入数十亿资金,甚至纳税人也同样不为这些领域的投资烦恼并情愿继续保持投资,那么这些工人也就不必为自己的饭碗担心。

刺激经济的神话

        然而,在基础设施的投入能够刺激经济增长的古老谎言似乎从未消失过。历史告诉我们,这里面只有一个“财政刺激”的例子,被普遍认为是成功的,这个成功的神话就是“二战期间让美国走出大萧条”的例子。但这个唯一的实证性例子同样也告诉我们,把自己的纳税资金优先提供给政客们去支出其实也是一种谬误。二战期间,美国政府不仅花费了大笔资金,而且将美国男性人口中的一半人送人陆军或海军队伍,然后再把他们送到世界各地去杀入——或者被杀。显而易见,如果你在战争中死亡,那么你就不会再被算作是失业人员。如果你侥幸活了下来,但战时的计划经济不可能长期持续。这种为了战争或者其他目的的计划经济最终会被取而代之,因为战争显然不可能增加价值,反而在消灭价值。从经济的目标是为了满足消费者需求这一角度来说,高度集中的战时计划经济至少不会被认为是对自由经济的一个改进。无论消费者需求是否真的得到满足,但“国民生产总值(GDP)”却包括了所有的经济活动。因此,与战争相关的“国民经济增长”不能被认为是传统的“经济刺激”。

        此外,战后GDP的增长,通常被刺激论的支持者们引用来反驳巴斯夏的“破窗谬论”,而大多数人通常也认为是这样。让我们来继续巴斯夏的比喻:我们只是在上个世纪40年代打破了别人所有的窗户玻璃,这为美国的玻璃安装工创造了一个暂时优势。这种优势在20世纪60年代达到顶峰。在所有的可能性中,最重要的一条是牺牲了其他人潜在的增长途径,而更紧密地去满足了消费者的实际需求。毕竟,如果欧洲各国要将资金投入在在自己的窗户新玻璃上时,他们就不能用这笔资金去购买其他美国产品。请记住一点,我们也曾被淘汰过。在上世纪40年代,一些战时配给和价格控制政策,政府债务的偿还——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做法,让政府多年来已经扼杀了私营部门的增长。

        “二战经济”的案例经常被一些人用来作为辩论的神话题材,与战争有关的开支对打击“流动性陷阱”是“有必要的”。今天关于基础设施投入能够刺激经济增长的神话又再度喧嚣尘上。

        但是从来就没有“流动性陷阱”,也从未发生过此类问题。上世纪30年代,在利用完了20年代的经济繁荣后,剩下最流行的一句话是“兄弟,你能给我1毛钱吗?”现在,在利用了2000年左右的繁荣后,40%的美国人没有足够的积蓄来支付一个意外的500美元费用。目前,跟父母同住的千禧年一代处于一个极高比例,而他们的父母只能靠延迟退休来弥补养老金过低的问题。这些父母的储蓄也只能给自己带来微薄的回报。所谓流动性的问题,是人们在经历“信用—扩张—驱动繁荣—萧条”周期之后,发现自己根本上就没有流动资金可言。甚至现在持有“流动性”的银行,手里也只有2008年以后因央行“货币宽松政策”印发的钞票。银行能通过“压力测试”,仅仅是因为央行相信他们印发的钞票仍然处于储蓄状态,并可以在将来用于央行刺激泡沫破灭时的损失弥补。

        最终,与政府在其他方面的投入相比,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不再“创造财富”。跟其他所有的政府投入一样,这只是从一个人手中拿回来钱,然后给另一个人的问题。从纳税人手里拿来的钱必须要从政府投入中扣除,我们不能接受没有净收益的投资。当然,要等到政治家和政府承包商扣除他们的削减资金后才能考虑,他们都会做到天衣无缝。而剩下我们这些纳税人就不会很幸运了。

        纵观国际形势热潮,再论经济展望。了解时事新闻,直击全球热点,解读市场动态,剖析世界金融,分享投资技巧,给予最新的行情分析,助你捕捉站在金融前沿。如果你还在期货、现货、油、沥青、贵金属投资市场迷茫,在行情里不知所措,套单、锁单或者盈利不佳的都可以直接咨询本人,欢迎探讨交流。笔者个人微信号:hjy0076 集体智慧,倾力打造,每日分享市场资讯,行情走势分析,交易策略指导。


  • 关键字: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