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泛亚”事件看中国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市场评论

中亿财经网 / 市场评论 / 来源:网易财经 作者:xc阅读: 2016-01-19
前一段时间的“泛亚贵金属交易所事件”是对监管机制的重要挑战,暴露了我们现有的金融监管体制的重要漏洞,我们应该以这个案例为契机探索未来金融监管体制的改革。

目前的中国监管体制有几个特征。第一个特征是分金融和非金融,两者的区别点是连续和不连续。不连续交易的不算金融,顶多是一个现货交易场所。投资者可能是PE,也可能是投资公司,风险自负。这类交易场所审批权限和监管权限属于地方政府。很多地方有类似交易所和交易市场,基本上是用连续不连续做区别的。而一旦这个交易变成了连续的,它就会被视为金融。

第二,分业监管。连续可能是在市场中交易的连续,或者是在资产负债表自序性是跨时间的,这类交易被视为金融交易,按照现有监管体制是应该纳入监管的。这种监管在中国是分业的,证监会[微博]、银监会、保监会,各个监管自己的领域。

第三,中国的金融监管既非行为监管也非产品监管,而是主体监管,即监管实体。例如某家机构是证券公司,则应该是证监会监管,证监会有权通过它的行政权来监管所有的业务,包括行为。如果是负债经营的,那么应该受银监会监管,负债经营分存款类的,更应该是由银行机构监管。中国的银监会,大银行又是分中行处、交行处、工行处、农行处,按照这样来监管。而在全球其他地区,金融的监管更多是按照产品监管的。

第四,中国的金融监管分层次。在全国层次有大银行监管,地方层次有地方商业银行,小的信贷公司属于地方金融办管,而这中间又是分层的,中间的相互协调也是一个问题。在研究“泛亚”事件中,我们能够非常清楚地看到中国现有的金融监管体制存在的真空漏洞。如按照现行监管,昆明市政府有权批现货交易机构,而泛亚就是这样获得审批的。泛亚应该说是合法的,它处理稀有金属的现货交易买卖。这其中有需求者,有供给者,又有合约,交易所提供合约的场所,这和各地的产权交易所是一模一样的,程序透明,程序合法,交易准确。问题是贵金属的交易量一般非常轻淡,而金融产品“日金宝”是连续的。因此理论上已经进入金融监管,但是同时它又是属于地方,按道理又应该是地方监管。更重要的是这样的金融产品现在无法定义它是负债类的还是权益类的。如果是权益类的,那么是连续交易,证券交易所交易,应该归证券会监管;而如果是负债类的,就归银监会监管。

所以说,泛亚贵金属交易所把所有的监管体制的问题都推到了面前,中央的、地方的、金融的、非金融的、银监会的、证监会的,全都暴露出来。“泛亚”发展于各方都管不着的监管的真空中。这提出了一个重要挑战,中国的监管机制显然不足以对付这种风险。“泛亚事件”暴露出监管体制的弱点,同时也催生监管体制的改革。

过去分业、混业问题讨论了很多,但其实这是伪命题,金融一开始发展没有混业之说。只是后来1933 年大危机时,人们发现资本的波动严重影响到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安全,银行小客户是最需要保护的,他们却得不到保护。金融机构无法通过自我管理控制风险,那就必须由外部监管。而如果监管能力不行,最好的办法是将其分开来互相监管,这就是分业的来源。分业监管由美国创立,背后其实是表明金融机构自我监管能力不到位。分业监管是强制性的,机构不能互相做对方的业务。于是摩根集团变成了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一家做商业银行,一家做投资银行,而且股权、机构、人员上都相应分开。

分业不能保证不会出问题,最核心的还是要看监管能力。如果监管机构没有监管能力,那么最好实行分业监管,使风险不至于传递,不至于一损俱损。但如果监管能力很强,即使混业也无妨,而且混业监管有利于金融机构交叉销售,既便于管理,也使金融竞争更加充分。监管体制混业分业出现以后,监管机构和金融机构的博弈就一直在进行。由于混业对金融机构有巨大吸引力,金融机构天天创新,而监管机构天天监管,这场猫鼠游戏一直继续着。

目前为止我们还不能给泛亚的产品进行明确的定义,这凸显了我们缺乏风险识别能力,而识别能力决定监管能力。这个构成了中国金融监管的核心挑战,也构成了改革的基本方向。下一步改革最核心的方向是资产证券化、透明化,把风险暴露在市场当中,打破刚性兑付是很重要的一点。要让风险能够卖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由于市场上产品混乱,必然提出了监控风险和监管产品要求。而产品是在整个市场流通的,那么监管就应该是混业的。而相应的监管机制和监管机构也应该发生变化。“三会”的协调性应当加强,协调的核心是在功能上,落脚在产品上。机构的监管固然重要,但是远远不像过去那么重要。中国经济在下行,风险在暴露,系统稳定性变得非常重要。宏观调控目标和过去相比还增加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实现金融稳定目标,央行[微博]的作用应该体现出来。

央行的核心功能是维持金融稳定性,作为最后贷款人给市场提供流动性。对金融机构来说,最大的风险是挤兑。如果挤兑中没有钱便需要从其他地方拆一些渡过难关,如果整个市场都没有钱那就是金融危机了。而央行就是作为最后贷款人贷款给市场从而保证金融的稳定。自从英格兰银行变成央行以后,英国类似的挤兑金融危机事件就大大减少,从那以后各国都采取了央行的制度。经济下行中,金融风险暴露,金融稳定性更加重要。货币政策不能单纯说是提高总需求,更重要是为了维持金融稳定,补充流动性。其操作手段可能跟货币政策手段一模一样,但背后的目的是不同的。因此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变

得十分重要,信息系统、预警系统、交易系统、支付系统是非常核心的金融基础设施。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在“十三五”规划当中和监管体制是同时提出的。

可以预测,“十三五”期间建立的金融监管体制将会以人民银行[微博]为主,以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为核心,建立专业性的监管机制。这个监管机制是以功能、产品监管为核心,而不是以

机构和行业监管为核心,而且一定是混业监管的。未来应该即使不是“一行一会”,“一行三会”也会有一个更加紧密的协调体制。这个协调体制中最核心的转变应该是从机构监管转向功能监管,这就是中国下一步的改革目标。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中亿财经(www.zhongyi9999.com)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