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柳甄:Uber滴滴相遇十字路口 靠投资做全球化不容易人物访谈

编辑-NH0004
2015-11-21
来源 :
在Uber中国和滴滴快的手握人民优步和快车两大兵器,在中国出行市场短兵相接的四月,柳甄从美国硅谷的一家律师事务所空降至Uber中国,近半年时间,她和她所带领的团队一直保持着温和低调。

优步柳甄:滴滴靠投资做全球化不容易

  在Uber中国和滴滴快的手握人民优步和快车两大兵器,在中国出行市场短兵相接的四月,柳甄从美国硅谷的一家律师事务所空降至Uber中国,近半年时间,她和她所带领的团队一直保持着温和低调。

  但进入十月份,柳甄奔波在各地演讲,频繁接受媒体采访,为Uber中国活动站台。就在我们专访这位Uber中国战略负责人的几天前,交通部《征求意见稿》历时一个月的公示期刚刚结束。

  众所周知,在中国,人民优步占据了Uber超过90%的订单量,而有八成以上的优步司机都是兼职司机。而新政中最关键的两个问题就是,私家车辆能否接入平台,车辆性质是否需要转为运营车辆;司机是否需要取得营运资格证。

  对于滴滴和Uber来说,这或许是他们最紧张的一个月。新规公开征求意见初期,滴滴就在微博晒出三条意见建议,并表示“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而柳甄也告诉《中国企业家》,“交通部公布了一个邮箱,Uber已经正面表达了意见。我们提交的内容包括,对每条法律的分析和想法,最重要是这些新规有没有可操作性,有没有可实践性,是否符合地方运行的规律。”

  而政策因素只是两家出行巨头遭遇的门槛之一。如今,中国的出行市场已经棋至中盘。在经历了近一年多的流血补贴、抢夺资源之后,滴滴出行和Uber看似分道扬镳的动作,背后有其更复杂的意义。

  从今年5月开始,滴滴相继投资了美国第二大出行应用Lyft、东南亚打车软件Grab Taxi以及印度的Ola,启动全球扩张之路,第一步直抵Uber总部所在地美国。对此,柳甄回应,“我并不觉得投资是真正的全球化运营。”

  不久前,Uber中国启动B轮融资的消息不胫而走,柳甄在专访当天曾经避而不答,但几天后对媒体回应,“B轮融资已经基本完成,百度将是投资人之一。”另据滴滴方面透露,下一步将重点挖掘大数据系统。两大出行巨头战火升级,正在演变为一场以大数据为依托的技术之战。

  以下是《中国企业家》记者和柳甄的对话节选。

  CE:加入Uber这几个月,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柳甄:我就是抱着接受挑战的心态来的,目前还没遇到超出我预期的挑战。

  最开始的一两个月,冲击力最大。跟原来的生活相比,我感觉到了排山倒海的困难。我之前做律师,法律条文都是有章可循、有法可依的。但是,在这边没有一个现成的法律框架甚至规范。从政策法规上看,大家处于一个灰色地带或者说是模糊的。从打法上看,这个行业并没有成熟的打法,没有成熟的发条。对我来讲,勇气是挺重要的一件事情。我加入Uber不久,就参加政府约谈,这和以前参加政府会议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CE:Uber中国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进展如何?

  柳甄:关于Uber,对于美国、中国的融资猜测传闻越来越多,我们决定一律不予回答。之前,我们融资很多,也从来没有任何融资发布会,一向比较低调。我们对自己的融钱能力是自信的,只要把企业做好,不断推出新产品,不断进入新的市场,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我可以透露的是,新一轮融资金额不止12亿,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会宣布。

  CE:在新政的沟通过程中,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柳甄:征求意见稿下发后,我们向交通部正面表达了意见,提交了每条法律的分析和一些想法。最重要的是,这些新规有没有操作性,有没有实践性,符不符合地方真正运行的规律。交通是属地管理,能不能真正符合城市的运行规律很重要,因为城市和城市之间差别很大。企业和政府就像河的两岸,我们希望在河中间找一条船,大家在基本的共识下,提出具体的问题,有建设性的往前推进。

  我学了六年法律,做了近十年的律师,没有一条政策和法规是完全只顾一方利益的。完全只顾保守一派的利益,或者完全开放都是不可能的,只能在两个中间取一个最大的公约数,再去做事情。一个好的法律,最终要看它的可实施性,可操作性。

  CE:Uber中国具体做了哪些努力?

  柳甄:有很多专家的想法,我们都是同意的。我们给的建议中,基本都是我建议法律应该这样修改,添加这几个字,减少这几个字,明确这几个字。从我法律的专业角度讲,是有建设性的意见,在指出问题的同时,最好给出解决方案,看对方可以接受多少。

  CE:政府最关心的问题有哪些?

  柳甄:之前跟政府沟通,大家对于怎么来判断车辆的准入资格,司机资格证的获取,有什么样的限制。作为一个外资属性的企业,我跟政府谈得更多的是,公司的股权结构,服务器在哪儿,数据是否安全,这些是其他专车公司没有遇到的挑战。比如,Uber中国的服务器早就在北京和上海了,所有的数据的存储和运营都已经在境内,公司的股权结构也跟所有的专车公司一样,有内资也有外资的VIE的结构。

  从市场的角度来讲,现在不是什么义和团的时代,很多民族的企业都在走向国际,也有很多国际的公司在本土化,这是一个相互融合的趋势。

  CE:国内不同城市对专车的态度也不同,Uber如何应对?

  柳甄:我觉得Uber就像一个足球队,去参加比赛。政府就像裁判,负责定好规矩,不管是国企、民企、外资、内资都有相应的规矩。而裁判有时严格有时不严,因为有的时候是客场,有的时候是主场。但只要是竞技性选手,都必须坦然面对的,在不严格的时候,就可以踢得大胆一点。出行市场是一个巡回赛,要一场一场打下去。

  问:滴滴快的合并后,Uber如何面对国内的竞争?

  柳甄:在外界看来,是Uber做了人民优步,滴滴快的做了快车,你补贴多少,我又补贴多少。其实从Uber的角度来讲,竞争对手做的是一回事,我们只想怎么让产品用户体验更好。从高科技公司长远竞争力来讲,TK是做产品出身的人,整个公司的理念都是这样的,一直在琢磨怎么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如果只是沉迷于竞争,无法研发出好的产品。

  从产品上来看,Uber和滴滴只是看起来形似,其实不是真正的相似,在一个十字路口相遇后,慢慢就分道扬镳,或者说差异化。

  CE:滴滴启动全球化,相继投资了Lyft等三家出行公司,对此你怎么看?

  柳甄:Uber也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我们在60多个国家,350多个城市运营。首先Uber是一个全球化的产品,这点毋庸置疑。我们曾经统计过,除了委内瑞拉和北朝鲜,今年的双节期间,中国人使用Uber的足迹,遍布了我们所在的350多个城市。

  如果全球化要靠投资被投对象进行运营,能做好全球化是不容易的。因为我看到,像华为、Facebook这些公司,他们的全球化都是自己直接运营的,这才是Uber想做的全球化,这可能也是产品应用全球化的一个体现。

  在美国市场,滴滴作为一个出行品牌,目前还看不到有用户在使用的趋势。如果作为一个投资公司,可以给美国的Lyft投一点,东南亚的Grab Taxi投一点。但是,作为一个产品型的科技公司,我并不觉得滴滴这种投资的做法是全球化运营。


  • 关键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