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财经权威大讨论中国经济焦点市场评论

中亿财经网 / 市场评论 / 来源: 作者:wq阅读: 2016-02-27
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26日在上海拉开帷幕,共同探讨促进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
中国在世界经济最困难的时刻发挥了全球经济“定盘星”的作用,与此同时,其自身也面临经济减速、货币贬值压力、债务较多等挑战。

那么,G20财长会上的各国财经权威如何看待中国经济走势和难点?不妨让我们来听听他们的声音。

焦点1: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意味着衰退吗?

去年中国6.9%的增速创25年来新低,中国引擎失去增长动力了吗?

“6.9%的经济增速在全球依旧很高,中国仍是支撑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来华出席会议的经合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说,尽管增速放缓,但中国正在推进的结构性改革将激发新的增长动力。

全球经济复苏前景仍不明朗。上周经合组织发布预测,大幅下调2016年全球经济以及主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增长预期,但维持中国经济今明两年的增长预测不变。

“全球经济低迷形势下,每个经济体都面临挑战,短期增长放缓不可怕,最重要的是为应对长期挑战做好准备。”欧洲知名智库布鲁盖尔研究所所长贡特拉姆·沃尔夫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说,中国正通过加快结构性改革,激发经济新的潜在动能,重塑一个更安全、更具包容性、更可持续的中国经济。

焦点2:人民币汇率是否会“一贬再贬”?

“8.11汇改”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近5%。市场担忧,人民币会不会持续贬值?

权威部门表示,目前看,人民币经常项目顺差仍较高,通胀处于较低水平。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国际竞争力仍很强,从基本面因素看,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说:“一国汇率波动是政府针对一揽子货币和市场情况作出的应对,人民币汇率改革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央行决策越来越透明,跟外界沟通也越来越畅通。随着人民币加入SDR,我们也期待中国的汇改更加透明清晰。”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表示,在全球货币政策协调中,美元走势非常关键。美国经济复苏和全球经济发展前景的不确定性,是当前所有矛盾的核心。近期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主要是由美国量化宽松退出和美元升值预期引起的,因此美国应该承担更多国际责任和预期引导的义务。

焦点3:如何应对去产能后的就业压力?

加快推进去产能、加速“僵尸企业”退出,是今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壮士断腕难免带来阵痛。

“在去产能的过程中,中国财政有预算给予下岗工人足够的支持。”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在G20财长会上表示。工信部副部长冯飞此前也公开表示,中央政府决定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资金规模为两年1000亿元,用于解决职工安置问题。

与会人士认为,除了财政托底,此轮去产能带来的就业压力并不大,中国高速发展的第三产业有可能吸纳产能过剩行业下岗人员。

“供给侧改革是项综合工程,改革要讲顺序、讲配套,从而在短期增长和长期可持续发展之间寻求平衡。”楼继伟说,“在经济下行压力大时,先选择扩张性、见效快的,包括减少行政性审批、针对性减税、加快农民工市民化等。”

“对于中国而言,更多城市逐步向农民工提供社会服务,将释放农民工的消费潜力,从而支持经济增长,并帮助实现更为均衡和公平的增长。”古里亚说。

焦点4:外储月降千亿元是否意味资本逃离?

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份中国外汇储备继续下降995亿美元至3.23万亿美元。这意味着,从2014年6月约4万亿美元的峰值,中国外汇储备至今已大幅减少7620亿美元。尤其是过去3个月,外汇储备几乎以每月约1000亿美元的速度下降。这引发市场对资本“逃离”中国的担忧。

“外汇储备与油田、粮食储备不同,上游有水不断流进来,下游又有水流出去,资本的流动是很正常的,某些时候可能会产生一些‘过冲’,但不应把这种‘过冲’当成趋势,中国的外汇储备会保持在合理、适度水平,对保证国家对外支付能力没有太值得担心的地方。”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发布会上开宗明义说。

“3.23万亿美元依然是很高的储备水平,现在担忧这个太早了。”古里亚说。

焦点5:中国会爆发“债务危机”吗?

随着经济纵深发展,曾经“量入为出”的中国也步入高负债国家行列。政府、企业、居民部门整体债务规模与GDP之比已超过200%。目前,我国信贷增速继续高速增长,而经济增长开始减速,中国会爆发“债务危机”吗?

周小川认为,中国债务水平确实比较高,需要引起警惕,既要防止过高债务率可能造成的问题,也要审慎分析中国国情,寻找一条道路逐步缓解这样的现象。中国的储蓄率接近50%,股本融资、股票市场发育不够成熟,间接融资特别是债权融资还是主要渠道,导致债务与GDP的比例偏高并继续增长。

“中国的确有较高的债务率,但中国有其独特的情况,中国目前有储备也有能力来应对挑战。”金墉说,从目前来看,中国的债务风险是可控的,而且中国政府负债率较低,中国仍有财政空间来应对挑战。

焦点6:如何看待中国金融监管体制?

“我国的金融监管体制也有一些不令人满意的表现,特别是2015年中国金融市场出现一些动荡,也促使我们反思金融监管体制需要做出调整。”周小川说, “目前此问题还处在研究阶段。其中一个因素是要考虑新的监管体制是否有利于宏观审慎政策体系的有效运行和政策框架的执行。”

焦点7:降低房贷首付是加杠杆吗?

针对近期央行调低房贷首付比例,有记者提出这是否意味着对个人住房贷款加杠杆。对此,周小川表示,目前中国个人住房贷款占银行总贷款的比重只有百分之十几,相对偏低,很多国家这一比例达到40%-50%。所以银行系统也觉得个人住房抵押贷款还是相对安全的产品。

“首套房首付比例从30%下调至目前的25%,这个审慎度空间还是够的,个人住房抵押贷款的坏账比例明显小于其他领域。”周小川表示,将来应该加强对银行总体健康程度的考核,让银行有较大的自主权来决定。不同客户首付比例怎么定,价格怎么定。(新华社)

        更多精彩请关注中亿财经(http://www.zhongyi9999.com/)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