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沙皇”落幕 沙特石油政策迎来迷茫期市场评论

中亿财经网 / 市场评论 / 来源: 作者:xc阅读: 2016-05-09
“沙特阿拉伯石油政策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充满了不确定性。全球石油市场很可能迎来更多波动。”

  t01ad19ca02efef47c3.jpg

       “沙特阿拉伯石油政策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充满了不确定性。全球石油市场很可能迎来更多波动。”

Energy Aspects首席经济学家Amrita Sen的这句评论,直指沙特正在执行的“史上最具野心的”经济改革计划《愿景2030》。这份计划的执行效率是如此之高:上月初刚刚公布,本月初沙特政府部门便开始大规模洗牌。

令人意外且极具戏剧性的细节是:作为改革计划的一部分,政府核心人物之一、纵横世界能源业长达20年的石油部长欧那密(Ali al-Naimi)迅速被替换。

整个事件的重点,并非新任石油部长是谁,而是它解开了外界关于“沙特真正掌握石油政策话语权的人究竟是谁”的疑问——他就是沙特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穆罕默德政治势力在石油界的崛起引发了外界对其未来石油政策更高的关注。

最明显的端倪发生在4月17日的多哈会议上。以往,位高权重的欧那密在全球能源业掷地有声,但在当天的会议上,代表沙特的欧那密在最后一刻改变立场,强烈要求伊朗必须参与,最终导致冻产协议流产。路透社曾援引知情人士称,欧那密原本是带着签署冻产协议的想法飞往多哈,但在他抵达之后,却又收到了新的指示让他不要这样做。

还有其他迹象表明,沙特在多哈会议之前实际是准备达成冻产协议的。今年前三个月,沙特日均产油量均在1020万桶附近,这和之前的四国冻产协商水平相一致。但就在上周,穆罕默德却表示,如果需要,沙特产量可以立即提升至每日1150万桶。

对于石油业观察者们来说,多哈会议并非只是事关OPEC石油产量问题这么简单,而是关乎强大的石油巨头沙特内部正发生巨变,国家石油政策核心掌控权集中在了穆罕默德手里。结果就是,欧那密一夜之间变得无足轻重了,周六传出其被免职的消息,由沙特阿美CEO Khalid al-Falih接替他的职位。

关于这一点,英国《金融时报》讲得很清楚:

这件事让欧那密看起来愈发边缘化,这位沙特石油部门的技术官僚过去21年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虽然沙特王室一直拥有对石油政策的最终决定权,但很少有一个王室成员如此公开(或者说如此直率地)地引导政策走向。

“沙特阿拉伯的石油政策现在牢牢掌握在副王储穆罕默德手中。”多哈Gulf Intelligence管理合伙人Sean Evers如此评价道。

年仅31岁的沙特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正是经济改革计划《愿景2030》的手笔。目前,穆罕默德已经把持了沙特多数主要权力:他是最高经济官员、国防部长,还是沙特日益鹰派的外交政策的设计者。

沙特“经济沙皇”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何要替换欧那密?在路透专栏作家John Kemp看来,正意图利用石油作为武器,以追求在更广泛的层面对伊朗实施更加强硬的态度。

沙特阿拉伯决定让多哈冻产会议协商无果,似乎证实了沙特石油政策改弦易辙。

数十年来,沙特坚称不会把石油当成是外交武器,但现在它却这么做了,而这只是该国与伊朗冲突加剧的一环。

坚持如此强硬的立场,沙特肯定会让谈判无果而终,而其似乎也很满意这样的结果。对石油市场的考量看来不敌外交策略。

沙特宁可油价下跌、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产油国营收减少,也不愿达成一个可以让海湾地区的主要竞争对手收入增加的产量协议。

沙特一直反对联合国关于以提高石油出口及收入来换取伊朗核活动控制的协议,担心这会增强伊朗的经济实力,从而使伊朗能够在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和也门冲突中,增加对其代理人的资助。

但直到最近,沙特的石油政策似乎都还掌握在石油部和沙特阿美的技术官僚(代指欧那密)手中,而没有被当做外交政策的一部分。

沙特短期石油政策或不会改变

在这种新的国内政治形势之下,沙特过去两个月表现出了远较以往强硬的石油政策立场。 via 英国《金融时报》:

维持石油高产出——无论是默罕默德本人还是新上任的石油部长、沙特阿美掌舵人Khalid al-Falih,都曾表示,对于朝着非常规资源转变的行业而言,他们相信,维持高产出是最佳策略。

沙特在国际上并不承担石油市场平衡者的角色——新任石油部长Khalid al-Falih在今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说:“沙特阿拉伯从未主张其将扮演平衡国际石油市场的角色,以对抗已经出现的结构性失衡。”

沙特闲置产能减少——以往,市场抱有沙特会保留闲置产能空间以阻止油价触及危险区间的预期。但今年前三个月,沙特日均产油量均在1020万桶的高位附近,默罕默德上周甚至表示,如果需要,沙特产量可以立即提升至每日1150万桶。

John Kemp在Twitter上发表观点称,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将决定沙特是否做出任何产量方面的调整。虽然欧那密是沙特石油政策的设计者,但穆罕默德似乎全盘接受了这些政策,迄今为止,他并未流露出改变石油政策的迹象。而沙特的石油策略现在起了效果,油价持续低位之际,非OPEC产出下滑,市场正进行再平衡。所以沙特石油政策不大可能改变。

尽管沙特试图摆脱对石油经济的高度依赖,但至少从短期来看,其仍将维持甚至增加石油产出,以此满足国内在炎热夏季增加能源发电以满足空调用电需求,并在长期内帮助沙特实现经济转型。因此,短期内,沙特石油政策将具有连续性。这一点从Khalid al-Falih的周日声明中也可以明显看出。

Khalid al-Falih昨日称,沙特将保持石油政策稳定。然而,他却通过强调沙特在国际石油行业的地位,将沙特定位为能源需求不断增长的天然受益者,回应了默罕默德的政策立场,“沙特将继续发挥在国际能源市场上的作用,加强其作为世界最可靠能源供应国的地位。”

Khalid al-Falih称,将石油部组建为能源、工业和矿产资源部,是为了实现沙特经济转型计划,旨在使沙特更好满足国内外市场对能源的需求。

OPEC将于6月2日召开组织内部会议,预计将是一场漫长而充满火药味的会议。委内瑞拉等部分成员国希望减少或冻结产量,而伊朗现在无视沙特正忙于增加产量,以“夺回失去的市场份额”。

OPEC长期观察者、Alfa Energy公司总裁John Hall对《华尔街日报》表示,“欧那密和OPEC彼此熟悉,任何变动都将给OPEC带来其他问题。理解沙特新领导层的新政策方向将需要时间。”

Khalid al-Falih虽然是一位有经验的石油业高管,已经执掌沙特阿美多年,但他从未参加过OPEC的组织会议,也不像欧那密那般与其他OPEC成员国维持着长期关系。

沙特副王储的改革计划遭到质疑

至于默罕默德的雄伟改革计划,他上月初在彭博采访中历时五个小时畅谈了他颇为宏大的国家经济改革构想,旨在在2020年前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包括拿出国有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至多5%的股份公开上市募资,所筹资金用于建立规模高达2万亿美元的世界最大主权财富基金,还打算到2030年把武器国产化率从目前的2%提升至50%。

鉴于兑现这些政策承诺的难度,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国王政策研究所主席尼克•巴特勒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评论称,这份宏伟计划的唯一问题是它完全不切实际。

尼克•巴特勒举了几个例子。比如,沙特阿美将如何转型为达到西方透明度及优良治理标准的企业?沙特王国会允许外部独立机构对该公司声称的油气储量进行分析吗?

尼克•巴特勒称,对于沙特阿拉伯来说,《愿景2030》背后的不切实际只会让混乱的局面更加糟糕。对于沙特以外的国家来说,这种战略的幼稚是另一个不受欢迎的动荡和危险的源头。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