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我国与大宗商品困局政经法规

中亿财经网 / 政经法规 / 来源: 作者:xc阅读: 2016-05-17
在古老的美国西部,有一个叫Tom Prichard的牛仔,靠骑着一匹名为Buck的超大型白色佩尔什重型挽马牧牛而闻名整个德克萨斯州。Tom是典型的工作拼命、为人粗犷的美国西部牛仔。

  t01d282df5ccaa6e022.jpg

        在古老的美国西部,有一个叫Tom Prichard的牛仔,靠骑着一匹名为Buck的超大型白色佩尔什重型挽马牧牛而闻名整个德克萨斯州。Tom是典型的工作拼命、为人粗犷的美国西部牛仔。

1877年夏天,运输公司Russell, Majors, and Waddell (RMW)的Gordon Meriwether找到他,要他负责将大约850头牛从格兰德河赶往堪萨斯州的阿比林市,走1000英里长的奇泽姆小径(Chisholm Trail)。通常像这样的行程大概需要两个月,但Meriwether要求Tom在短短30天内完成。当然,Tom最终在30天内抵达了阿比林,但却因为太拼命赶路,以致很多牛都没有活下来。夏天的高温、有限的水源以及贫瘠的牧地造成近300头牛的死亡,幸存下来的约550头牛则因为体重过轻与虚弱无力,完全不符合进行拍卖的条件。这件事给了Tom一次惨痛的教训,从此,无论管理层有怎样的要求,他都拒绝一天赶牧超过15英里。

我想借这个故事来说明一个重要的观点:中国现在应对经济发展问题的情形就像Tom Prichard 曾经面临的挑战。中国在努力推动经济发展,以期短时间内就看到回报,却同时带来了要长期背负的巨大代价,这样的问题已经开始凸显。

在过去18个月中,几乎所有大宗商品的价格都经历了暴跌。库存上升,需求下降,价格惨跌。此外,全球股市也都进入了熊市。

在大宗商品自2005年起迅速进入牛市的那段时间,,每一个投资者都意识到了是中国市场的需求在推动这样的发展。那又是什么在推动中国市场的需求增长?这个国家一直以来是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但却是近年才成为最大的大宗商品消费国。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进行了一场深刻的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其中的一个关键战略,就是成为全球性的制造商和出口商。为此,中国下调人民币汇率,将其与美元挂钩。1981年1月至1994年2月,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被调低近82%。人民币贬值带来了出口商品价格的下降,为中国成为了全球主要的出口国提供了有利条件。

但这样的增长也伴随着相应的代价。中国出口贸易的增长带来其经常账户盈余的暴涨。在2000至2007年年间,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占GDP的比重由适中的1.7%增加到了10%。如此巨大的贸易顺差的发生并非偶然,是中国有意在大力推动经济增长。

随着21世纪的到来,中国进行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与城市扩张,带来对几乎所有类别的大宗商品的巨大需求。事实就是,中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大到单靠其一个市场就拉动了全球整体需求的增长。在1970至2002年年间,全球大宗商品需求量以每年约2%的速度增长。到2003年至2005年,中国市场的大宗商品需求随着其贸易顺差的激增出现飙升。中国很快成为全球大宗商品交易的边际购买者(marginal buyer),全球对多种大宗商品近50%或以上的需求都来自于这个市场。全球大宗商品需求在几十年的维稳后,突然以每年约4%至6%的速度开始增长,是过去30余年的三倍。

在中国新兴产业发展的背景下,大宗商品行业很快变得无力应对出现的新需求。然而,大宗商品生产商进行的新工程项目需要对包括港口、铁路、桥梁、船舶等在内的基础设施投入大量资金,交付周期也相当长(7至12年的项目开发时间屡见不鲜)——明显增加的需求加之缺乏灵活性的供应,导致大宗商品市场的价格走势越来越高。

当然,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当全世界在随之而来的经济衰退中苦苦挣扎时,大宗商品的需求也受到冲击。为了应对全球经济衰退和本身经济增长的放缓,中国对原本的激进政策翻倍加码,实施了500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并大幅降低利率。中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因此再度激增,信贷规模也加速扩大。但有观点认为,中国自2009年以来浪费了6.9万亿美元在不良投资上。中国的官方数据显示其经济增长正在放缓,更有推测认为,其实际的增速下降更甚。

此外,对经济疲软与人民币可能会贬值的担忧都在迫使中国市场的资本外流。中国政府既不能为了阻止资本流出而调高利率,也不能无限地增加货币发行量,以避免造成人民币贬值。由于人民币走弱导致境外投资流出,并可能造成美国和其他国家抬高关税,发起贸易战争,中国正在用其外汇储备中规模庞大的3.3万亿美元来支撑人民币的走势。但这些外汇储备消耗得很快,仅2015年12月就减少了1080亿美元。

目前,中国正在强调进行供给侧改革。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其将进一步推动境内消费。这样的话,与建设港口和其他基础设施相比,消费服务业对大宗商品的使用密集度会降低。不过,中国并没有让人民币达到可以扭转供给侧不平衡的浮动水平,同时在整个金融系统中持续扩大新增贷款与对不良贷款的补贴。关于大宗商品的问题并非中国市场的需求是否会全数反弹——这个答案是否定的——而是印度和其他国家的需求是否会实现足够的增长,来弥补中国市场减少的差额。如果不能,整个大宗商品领域将在未来多年里挣扎于产能过剩的泥潭中。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