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邮币卡现货商的自白番外:三南之中南市场评论

中亿财经网 / 市场评论 / 来源: 作者:xc阅读: 2016-08-02
一个邮币卡现货商的自白番外:三南之中南!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文交在线。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中亿财经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引言之前写了一篇《说说文交所这三年,一个邮币卡现货商的自白》,反响不错,但有人说写得不够细,毕竟要在一篇里面把这三家交易所发生的事都写完太累,太难。所以今天重开一帖,第一篇就写中南,写完再写南方和南京。文交在线尊重各方版权 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本号处理。

首发 / 文交在线(ID:wenjiaozaixian)

作者 / 沃尔特申明 / 本号不接受负面公关

 一个邮币卡现货商的自白番外:三南之中南

一南京为何开中南?

为什么要先写中南,因为相对另外两家中南开业时间最短,最容易写。相比南京和南方虽然欠缺底蕴,但也害人最深,套人最狠,各类传闻之多,不亚于全国任何一家交易所。 众所周知,中南是南京的小号。南京最初开中南的说法有好多,但在坊间认可度比较高的几个传闻有这么几个。 1、南京看到自己开业之后南方、上邮、马甲、福丽特及江苏等地都开了交易所,管理层就想反正蛋糕够大,于其让别人瓜分不如自己再开一个交易所也多分一点。 2、有传闻说当时南京开业之前即使是当地包括大力支持他的区政府、市政府也不知道他是否能够成功,虽然是鼎力支持,但也没付出多大努力,更没有入股或是想从中分一杯羹,但看到南京成功了每天成交额就有十亿多以后,开始动脑筋了想分上一杯羹,南京自然也就为自己的未来留了一条后路,也就有了中南。 3、坊间还有一个说法,当时南京的托管行程已经排满,虽然还有几十位庄家和投资人想要上新,但短期内又腾不开手来安排他们上新,要知道上一个品种仅宣传费、鉴定费和挂牌费就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南京又不希望这些投资人跑到别的平台上新,这时的南京就好比在吃自助餐,明明眼前就有好多块可口的肥肉,但无奈自己的碗已经装满实在装不下,那怎么办呢?南京又拿了个碗另外装就行了。 4、当时还盛行一个说法就是南京和中南总有一天会合并的,中南成立时就曾经开会讨论过,尽量避免上和南京相同的品种(直到今天,两家交易所也未曾上市过相同的藏品) 不论真相到底如何,中南开业了。

二中南成立之初

中南开业的速度十分之快,不仅开业速度快上,上新、托管、鉴定、上市、申购依旧雷厉风行。原因很简单,南京当时已经开业一年有余,上市的品种不需要再找,原来在南京排队的品种挑几个就行,庄家直接是现成的。

鉴定托管流程照搬南京的就行,交易软件、经纪商合约等一系列繁琐的问题也全全照搬南京便行,为此南京曾派专人前往中南指导。代理商也相对容易找,原南京的代理基本都变成了中南的代理商,南京的会员也基本成了中南的会员。在中南成立初期,不得不提那个几个人,首先是有邮币卡文交所之父称号的“WXH”,其次是港澳票巨坑“TYH”,以及鼎X为首的一批代理商。这些人和组织在接下来会反复提到。

在中南成立之初,有着文交所领路人美名的WXH可以说是居功至伟,各处奔走,引资入巢。找代理商,拉会员,找庄家,找投资人,利用其在邮币卡现货市场多年来积累的人脉,牵线搭桥,为中南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而同时一些代理商也在此时引领风潮,其中以鼎X为代表的一批源于现货市场的代理开始展露头角,他们利用原本在现货市场和南京文交所积累的人脉,资源以及众多的会员,为中南带了首批入驻者的同时,他们更是直接成为了投资人,上市品种。

中南成立之初另一个人也不得不提,这人就是"TYH”。现在这人估计已经是恶名远扬了,做为全国港澳邮票圈的风云人物,他搞垮了中南,坑害了上邮,今年又戏耍了渤商,可以说是邮币卡文交所圈内的首席风云人物,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有可能决定一家交易所的成败。

为什么他会如此引人关注,原因比较简单,因为一来他有钱,二来他有货,三来他有团队。任何一家交易所都看中他的实力,如果能吸引他入驻必定能为自己的交易所注入一针强大的强心针,甚至能让自己从一家默默无名的交易所变得业内知名。

但同时这针强心剂也有着极大的负作用,因为此人反复无常,见利忘义,往往成是他,败也因他,此人拉升很猛,但砸盘也极狠,当他盈利完成之后往往留下一地鸡毛,再无回天可能。

三短期获巨大成功

中南成立的时侯,第一次公开托管就引得人潮人海,现货市场一片轰动。原因比较简单,世博双联,奥运钞这两个品种半年前就曾经传闻要在南京上市,不少线下投资人早早准备好了现货,可半年过去了,南京迟迟没有动静。

正当大家开始灰心时,突然之前南京又开了一个叫中南的文交所,并且开放托管这些藏品,现货市场的我们正愁无处送货,急忙开户只为托管。

中南第一次托管的结果也是深得人心,入库率在当时也是相当的高。特别是在当时南京的入库率在不断下降的当时,作为一个现货商是相当的高兴。而这第一批藏品自然也没有让大家失望,除了世博双联在开板之后调整了一段时间之外,其余品种都相当出彩。喝彩双联更是仅调整一天便不断上攻,湖南民居更是不断创出新高,其后以TYH为首的一批港澳票商团队更是第一次让大陆的投资人见识到了港澳邮票的可怕之处。

“ 估计中南自己都未曾想到,竟然能达到当时的成就,他们自己都未曾想过竟然能如此快的获利成功。

后来现货市场的币商在茶余饭后的闲聊时就曾经这么说过:“当时有多少人在玩南京,就有多少人玩中南,有多少资金在南京,就有多少资金在关注中南。南京当时近百个品种,中南才几个品种,南京当时的体量的资金,炒炒中南不是小意思吗?”这样想来,中南能在短期内就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中南的第一次申购是在那年的农历新年之前,申购完没几天便进入年假时期。中南也随着全国一起放假,过完节日之后第一个开板的就是世博双联这个航母级的产品了。在那之后喝彩,奥运钞也纷纷开板,在开板之后这些藏品的表现也都属上佳,并未出现大调,虽然调整但每天也都有不错的换手率,可以说是买得进,卖得出。随后第二批三批藏品的托管公告也相继问世,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南早于南京的红五月在四月中便以开始发力。

四成长的烦恼

当时玩南京的很多人都在骂南京,特别是在四月初期。当时的中南已经开始走稳并开始发力稳稳有上冲的迹像,而当时的南京却走的相对平稳,除了少数几个品种仍有尚佳表现之外,大部份品种虽然没像今天这波这样暴跌,但也长期处于横盘状态,甚至可以说是半死不活。

也因此当时很多玩南京的人都骂南京有了中南这个小三就不管南京了,骂南京把资金全带到中南不管南京死活了。在这样的骂声当中,全国各地的交易所却慢慢发生着变化,随着红五月的来临,原来忙着护盘的交易所却开始考虑如何砸盘了,因为实在涨太快了。

在那波行情当中,更多的是中南在带着南京跑。因为中南相对市值小,盘子小,品种少,拉升起来比较快。而当中南的赚钱效应开始起效,其中一部分人也把目光转向了南京。同时也为南京带来了一波真正的红五月。

在连续的快速上涨之后,中南也迎来了成长的烦恼。盘面上涨过快,已经完全不受控制,几乎到了一种想砸盘都砸不下来的地步。新品但凡上市,没有30至40个涨停版,根本打不开。 当时玩中南的基本都听到过那么一个传闻,“中南的任何藏品开板一定要抢,只要抢到就是赚到,中南要求庄家一年内必须在开板价的基础上再拉升百分之40,不然庄家不允许出金”。关于这个传闻,现货市场也是传得风风雨雨,而几经打探原来这个传闻的真正出处是一些大代理商。

而为什么这些代理商会传出这样的传闻呢?

“ 原因有这几个,当时的中南,一级的代理商除了能不断发展下线,还能发展二级代理之外,最主要的就是能够推荐品种上市,而上市的藏品对于他们来说,开板的越晚,他们的获利越丰厚。如何让散户心甘情愿的去为他们护盘,或者说是为他们保驾护航,让他们的藏品尽可能晚的开板也成为了他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了。

不久他们便找到了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法,一个能让广大散户自觉自愿帮助他们利益最大的办法,这个办法究竟是什么呢,请往上看,在这过程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中南的某精制币。

而在这波上涨之中,中南也是昏招频出。当时有传闻说中南因为上涨过快,被当地的金融办叫去谈话,随后中南出现了二托,三托,涨五跌十,有些品种甚至沦落到一周仅能交易一天。

在这种情况下,中南开始要求一些主力主动砸盘,但情况却不理想,有些主力虽然把大部份筹码全砸了出去,但盘面却仍旧上涨,而且是连续上涨,这个时侯主力和交易所开始隐隐有了矛盾,一些主力认为是交易所自己把筹码接走,继续拉升。是交易所从中获利,但当时中南盘面实在太好,又不能得罪交易所,毕竟将来还有品种要上,只能暂时憋着。

但这时矛盾已经种下,但当时中南实在是太过火爆,把这些事情都掩盖了过去。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再好的行情,你打压一次不行,打压十次,二十次总能打压下去。而当由盛转衰开始之时,想扛住就不那么容易了。这就如同在在山脚下,堆了个雪球,开始不断往山上滚,一路上越滚越大,当到达山顶时,雪球开始往下滚,你想在半路接却住却发现雪球在往下滚时时侯不知不觉又变大了许多,想接竟然接不住了,结果自己也跟着滚落山崖。

矛盾这种事情行情好的时侯往往会被掩盖过去,但行情下跌时就开始不断出现了。在中南下路的几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除了公开的救市,经纪商在一定时间内只买不卖,要约回购等一系列公开的行动之外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 从现货市场的角度看来,当时的中南可以说是被人从被后不断捅刀,而且还不以为然。借着在南京和中南的不断成功WXH这个文交所的领路人,一时间成了业内的风云人物,他的名望在一时间内达到顶峰,各地要开交易所第一反应就是向他取经,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而后中艺诞生了。也就在这时侯开始领路人,无形中变成了掘墓人。

五中南出现下跌

这波行情当中一些二级的代理赚得甚至比一些一级代理更多,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在随后几次的护盘行动中,交易所要求一级的代理必须护盘,而这些大代理商为了之后能有品种上市,只能不断把赚来的钱重新投回电子盘内护盘。

而相比之下一些小的二级代理却能及早抽身,很多现货市场的小代理商,经此一役,买房买车,改换门厅的比比皆是。他们更是发现一件重要的事,不论是涨也好,跌也好,只要天天鼓励手下客户做T,不论涨跌他们的手续费都同样可观,而且要尽量多的代理各种交易所,这样才能让他们的利益最大化。不断的下跌,护盘行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主力和交易所的矛盾开始不断显现出来了。交易所责怪主力们不肯花钱护盘,主力们觉得是交易所自己乱出政策把大好行情毁于一旦。大家开始争吵不断,矛盾不断加大。领路人自然而然的是去做了别的交易所的领路人。某些代理商更开始不断成为别的交易所的代理商,将会员从东带往西,在各个新开的交易所中不断游走。某些曾经亲如兄弟,鞍前马后的主力更是放言“别惹毛我,小心我把你L照放出来,你当初PC的钱还是我付的”。中南开始下跌,甚至是断崖式下跌。中南绝大部分的主力成了中艺为代表的新开交易所的主力。中南的经纪商也纷纷改换门庭成为了新开交易所的经纪商。TYH等人游走于各大交易所,南京,上邮,中艺都有他的身影,更有一次中艺申购,相传TYH一人就拿出13亿现金申购,得名T13。虽然事后有人说这是假消息,但也从侧面证实一些主力在中南是大赚特赚一票,而且是完完全全的全身而退。直到今年的渤商TYH的身影再次出现,也让渤商再次成为了替死鬼。TYH,中南,渤商这三个名词因为白鹤二字不得不联系在一起。TYH和中南矛盾加重之后,TYH委托他人在中南上市品种,而这个品种就是白鹤,但因为TYH手上的白鹤邮票品相实在太差,中南竟然将这些藏品直接退出,不管你庄家是谁,只要品相不如坚决不让入。而后TYH转而在渤商将此藏品上市,但这东西如何了呢?又把渤商的投资者狠狠的伤了一次。中南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过。中南在去年年底时曾经痛定思痛,联系了大部份还对中南抱有希望的主力,一起合作希望能一挽颓势。也就有了去年12月中旬开始的那波行情,但好景不长,中南老毛病又犯了,仅仅在断断续续拉升两周之后,中南竟然莫名奇妙的放出了二十四节气,这个藏品复牌之后中南的上涨势头戛然而止。

众主力感觉自己像被猴耍了一样,我们花真金白银不断拉升,实际却是为了别人做贡献。我们拉到一半,你突然不打招呼放票,一些主力开始犹豫是否要继续相信中南了。但还有一部份主力相信中南的一个口头承诺,年前不再放票。可没过几天,中南再次放出了服装。这一次主力们全力不干了。一家交易所失信一次不可怕,可怕的是连续失信于人。从那时起中南就再没像样的涨过。

时间过度到今年四月底,中南的一些领导来亲自来到了上海,召开了一次投资人会议。现货市场不少主力都去了,但回来时问他们到底怎么样。得到的答复是这样的“很多主力干脆不想来了,领导来了就会说他们有诚意,除此之外没什么具体行动。要求主力每家出几百万护盘,带头搞红五月,能有两三成主力响应就不错了”。结果就是红五月雷声大雨点小的就过去了,不仅没涨还继续下跌了。因为不断的失信于人,已经没人信他了,中南现在的情况是不论他说什么做什么,已经基本没人信他了,名声口碑之差,仅次于当年的中港。

六中南前景如何

当中再穿插点故事。中南除了TYH之外还有别的主力也喜欢把退货拿到别的交易所上市,比如中南有个破船,开板之后就不断往下沉,他的退货被之前提到的鼎X送到了NC文交所摇号上市。

中南去年二托也留下了极大的后遗症。在中南之前发布的一个公告里,去年二托的藏品大部分三到四次分批上市,但有两个港澳邮票却是一次性上市,这也让个部分主力心生不满,为什么我们托的品种要分几次上,某个人的东西却可以一次性上市套现,是不是有内幕交易,让更多的人对这家交易所心生不满。中南做过不少傻事。比如当年护盘时,一些私募和游资团队,他们曾经是中南的主力,但因为护盘时明哲保身,他们提出干脆等一次性跌透,他们再回来。中南不肯,直接取消了他们的经纪商资格。一些大型私募在入驻交易所时同时会申请一个经纪商资格,因为他们资金比较大,成为经纪商之后手续费能有很大一部份返点。但中南当时过于强硬,导致这些游资即使是在中南已经跌得惨不忍睹的今天,仍然不肯回头,甚至扬言永远不会再投一分钱回中南,可见中南当时盛气凌人的态度。

中南之前每次开完会,回来的人都会说这样的话“中南还当自己是去年的中南啊。还要求这要求那的,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几个领导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想护盘的看到他们这样子也不愿意护盘了”。最后说说之前曾经出现的中南维Q。中南W权的群体早在去年就出现了。但到今天没人看到过实质的情况,不是他们没去,是当中有人去了。也就是在那之后中南再也不怕有人维Q了。

曾经有消息传出来,情况比较简单,W权的人心不齐,大部份人是希望带头的能帮他们讨个说法,要回损失。带头的其实无非就是借着人多要挟交易所,其实只要把带头的几个人摆平,让点利透点消息让他们赚点钱,剩下的人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从去年九月就不断有人说要WQ,直到今天仍没有动静的主要原因。

某交易所曾经这样训过,这些人也就只敢在网上骂骂,而且是匿名的网上骂。像金融办的网站,虽然可以光明正大的投诉,但要实名制注册,他们就没人敢去了。其实做现货市场的都知道,三南当中,中南最怕政府,因为中南有一部分国资背景,一旦真有人去金融办或是市委闹腾,中南第一个倒霉,一定会想办法。但中南却深知一点大部分键盘侠连投诉电话都不敢打,何况是去金融办投诉,去金融办官网投诉都不敢。所以中南领导直到现在依旧一副我行我素,盛气凌人的模样。

中南最近的大事就是南京被收购,南京被收购,中南有什么大事呢,因为南京一些部门的领导已经分批前往中南任职,三胞收购南京后派人接管只是时间问题。中南前景堪忧啊。

特别网站、APP等互联网平台用于长期商业目的的内容转载须同文交在线签订《内容合作协议》,文交在线保留对各平台内容侵权之一切法律追诉权,“文交在线”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均为“文交在线”所有,欢迎各方转载转发!

文交在线 法顾事务由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 全权负责

文交在线提倡理性维权,对所有维权材料要求符合两大基本原则:有理有据、诉求合理。本媒体不响应任何负面公关请求。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文交在线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