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股市走向:小心去杠杆,大力补短板证券要闻

中亿财经网 / 证券要闻 / 来源: 作者:admin阅读: 2016-01-26
当下必须集中全部火力,这既是需求侧也是供给侧,直指公共服务均等化和人的城市化,它全面满足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如同火箭筒,它能够轰开需求、供给、结构、预期、信心和估值的坚冰,为中国冲出中等收入陷阱带来充沛的动力。

当下必须集中全部火力,这既是需求侧也是供给侧,直指公共服务均等化和人的城市化,它全面满足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如同火箭筒,它能够轰开需求、供给、结构、预期、信心和估值的坚冰,为中国冲出中等收入陷阱带来充沛的动力。

本文作者是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邵宇

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近期反复提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中重点就是“三去一降一补”。“三去”是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其中,去产能、去库存谈的是企业的资产方面,去杠杆谈的是企业的负债方面,以及为企业提供信贷支持的金融机构的资产方面。

近年来,中国杠杆率突然上升,在我看来这基本上是一次性的问题,即由2008年这一轮危机所导致。应对危机的种种做法,导致地方政府、国有企业(特别是偏上游资源类和基建类)、以及房地产行业的局部杠杆上升。如果将其定义为一次性的问题,与持久性问题的解决方法肯定是不一样的。

其实说到底,消化债务就三种方式:第一通胀税,如果通胀是正的就没问题;第二,依靠经济增长带起来,把分母做大;第三,通过铸币的方式转给国外。但要实现绝对的去杠杆化,在大型经济体的样本上见到的并不多,而且通常伴随着危机。

一个误区

回到去杠杆本身,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可能存在认识误区。

其实中国并没有太多去产能、去杠杆的经验,因为以前中国多数时间是短缺经济,所以严格地说只有一次经验。这个经验就是1997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在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带领下大刀阔斧的动作,比如说压锭、下岗、破产、重组、金融机构关闭等,后来也证实了经济迅速成长起来,新一轮周期又来到了。

但笔者觉得这里有个误解,其实后期经济起来与前面“去杠杆”去得彻底与否没什么关系,仅仅因为从时间序列角度,把这两个事情连在一块。1998年金融危机的后果,至少包括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中国制造替代了东南亚制造,随着中国在新世纪初加入WTO,外需就起来了;第二件事,1998年中国开始有了第一单住房抵押贷款,之后城市化、房地产、土地财政、基建等内需都起来了。

换句话说,有更大的两个需求在后头。作为一个验证,就是在2000年以后,能源、交通、运输的瓶颈又再度出现(而这些恰恰又是当下杠杆最高的部门),那些一度过剩的产能又显得稀缺了。如果把那时候的经验平移到现在,问题就来了,笔者也同意要去一部分“僵尸经济”,但要充分准备好后手,需要足够的需求放在后头,使得经济可以平稳甚至拉动起来。

因为即便是上一轮“三去”,中央也进行了积极的财政政策投资公路,并通过外汇储备注资几大银行等来积极应对。当下更需要未雨绸缪,加倍小心。

小心风险

今年一开年全球金融市场就经历了一轮踩踏,如果说以前之所以内部不去杠杆的原因,是在机制上大家不愿意去,地方政府也好、国企也好,包括金融机构,都不愿把坏账砸在自己手里,更多是意愿问题。但是到了今年,在一个更为开放的环境下,特别是汇率在开放经济体的环境下,更多的是一个能不能的问题。

这段时间央行施展浑身解数守住了汇率,但在汇率方面要同时面对三股势力。第一是中国大妈的“蚂蚁搬家”;第二是央行网站说的一部分“外部做空势力”,这是资本的力量,很难说恶意不恶意,但必须小心;第三是利差套利。这三股势力一旦都来了,就比较费劲了。

去年7月份大家发明一个词叫做投降式抛售,现在这两天就有这个架式。舆论每年都说今年是最难的一年,年年难过年年过,但今年黑天鹅真是多,如果再叠加一个“三去”,金融又没做好准备,风险释放的概率不小。

回到当下的问题,杠杆有“好的杠杆”和“坏的杠杆”,去杠杆也有“好看”、“不好看”之分。如果我们承认目前更多的是一次性的问题,主要归因于2008年开始的这一轮投资,在区域、经济构成和方向上都有不少问题,现在必须为之提供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那么我们要做的其实是“中国式”杠杆的挪移,和整个中国宏观部门资产负债表的修复。

九大挪移

首先是政府和政策层面的挪移:地方转中央、平台移国开行、财政移货币。

第一点是地方转中央,债务重新置换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这个意思。这是个博弈的过程,但一定会做,因为只有中央发债,成本才能降下来。第二点是融资平台移向国开行,可以考虑把地方融资平台变成国开行的分行,政策银行的这个钱是一定要投的。

最关键的是第三点,财政移货币,这个争论非常多。比如什么是PSL?就是央行发钱给国开行,国开行用来做地方棚户区改造。地方棚户区改造理论上是地方事权,由地方政府加杠杆,但地方限制于国发43号文加不了杠杆,谁来加呢?交给国开行,国开行也不是通过发债的方式,而是直接向央行做定向。当然可以理解央行自己也不一定愿意,但在经济如此低迷的周期环境下,只有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是最合适的地方。

接下来是三组实体部门之间的挪移,分别是国企转民企、政府移居民、传统转新兴。

国企转民企这个方向没有问题,但因为股市暴跌,实践并不太成功;政府移居民就是PPP即公私合营,现在变成公公合营,这也带给我们一个重要启示,无论是公私还是公公,竞争就会带来效率,当然如果真的能做到公私合营,也是非常成功的。但这两个东西没推进下去。

而传统转新兴,表现为轰轰烈烈的并购,因为新兴企业的市盈率都是200倍左右,传统的只有10倍上下,其背后的逻辑是:从资本市场圈钱然后买下传统的现金牛资产,再改造升级。

最后是金融系统之间的挪移,影子移标准、商行转投行、国内转国外。

影子银行成本太高,直接转标准,就降低成本了。商行转投行,我的建议是商行的理财直接成立净值化管理的准投资机构,因为要投行自己成长起来太慢了。

而国内转国外,因为中国对外负债大部分是房地产企业借的外债,以及大量的FDI,给海外投资者的收益太高了;而我们掌握的资产,就是美国接近零息的债券。中国推进SDR的目的是什么?很简单,想把它做一个置换,理想情况当然就是美国,外头的负债都是国家性负债、成本低廉,对外资产都是大量的股权和高收益资产。

重新调整资产负债表,当然没那么容易。看看欧洲跟美国的例子就知道,美国其实是居民部门杠杆太高,但是引发它的并不是杠杆绝对高,而是资产价格的崩溃,最后央行即美联储出手了。美国成功在什么地方?第一,它把所有东西堆在央行上。第二,它利用海外铸币税的特权。

而欧洲主要是希腊的主权债务,这跟拉美国家的外债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在这个时点上对外的资产负债表方向上存在过高的杠杆,是它崩溃的关键原因,崩溃启动的点是汇率波动,也还是资产价格。因此,我们承认真正能够成功的只有几条路,但刚才说到的股市、PPP都不算是成功的,而国内向海外移无疑要经历考验,这肯定是刀锋上的平衡。

补短板

最后特别的是,需要认识到当下中国经济问题的核心,在于如何重建激励机制和适度分享。笔者强烈建议建立一支10万亿量级的补短板基金(或者叫公共服务均等化基金),主要为未来可以落户城市的1亿农民工提供公共服务,以完成农民工安置,主要投向教育、医疗、就业、文化等公共服务,兼顾公共住房、旧城改造、智慧城市等。让农民工进城落户就是当下中国最大的分享,通过对于教育、公共服务的投资,带来新的生产力和新的需求。以前是靠硬件,现在是靠软件;以前是靠制造业,现在是靠服务业,对外开放然后进口替代,民间再创新,最终提升供给品质。

总的来说,最后一次扩张政府、政策性金融机构和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乃至整个国家的对外资产负债表,通过向全球发行人民币标价的中长期国债来实现,这会同步完成六大宏观部门内部的杠杆转移和再平衡,并且向世界提供稳定的无风险储备资产池,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而当下必须集中全部火力,这既是需求侧也是供给侧,直指公共服务均等化和人的城市化,它全面满足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如同火箭筒,它能够轰开需求、供给、结构、预期、信心和估值的坚冰,为中国冲出中等收入陷阱带来充沛的动力。(来自:老虎财经)

更多精彩的金融资讯,请关注中亿财经网 ( www.zhongyi9999.com ) !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