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财政收入凸显新常态 广东连续25年傲视群雄国际新闻

中亿财经网 / 国际新闻 / 来源: 作者:NH00013阅读: 2016-02-17
  本报记者 周潇枭 王海平 戴春晨 北京、南京、广州报道  2015年,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从高速回落至中高速;2015年,中国经济发展方式转

地方财政收入凸显新常态 广东连续25年傲视群雄

 

地方财政收入凸显新常态 广东连续25年傲视群雄

 

本报记者 周潇枭 王海平 戴春晨 北京、南京、广州报道

2015年,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从高速回落至中高速;2015年,中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从“需求侧”转向“供给侧”;2015年,各地方财税收入也步入“新常态”,部分省市区不得不承受财政收入下滑的失落与痛楚。

然而,这一年,对于中国经济强劲引擎之一的广东省,其GDP与财政收入仍然保持快速增长,凸显这一地区的活力与优势。而且,“财政收入第一”这一名头,广东省一直保持了25年。

除了广东之外,整个东部地区在2015年的财政收入也表现强劲,而东北三省、山西、新疆等地,财政收入的增长却出现明显放缓,甚至出现大幅下滑。

在这背后,一个不能忽视的要点是经济新旧动能转换。在这经济增长转型中,东部发达省份较快地抢占先机,转型升级较快。

一些增长快、发展空间大的新兴领域,多集中在这些省份。如全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税收2015年同比增长21.2%,其中北京、广东、上海和浙江等主要集聚区份额占全国的74%。

无疑,地方经济的活力,才是当地财政收入增长最根本的支撑和可持续发展的保证。

地方财政收入“新常态”

2015年,我国GDP同比增长6.9%。与经济增速持续放缓的趋势一致,财政收入也步入中低速增长“新常态”。2015年全国一般公共财政收入同口径仅增长5.8%,其中与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税收收入增长4.8%。

然而,总览全国各地的宏观数据,可以很明显地发现地区冷热不均的现象明显。

原本维持较高GDP增速、呈赶超之势的中西部省份,2015年经济增速回落明显,财政收入增速则在加速回落。如广西2015年GDP达到1.68万亿元,同比增长8.1%,相应的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增长6.5%。

全年数据来看,辽宁、黑龙江、山西财政收入出现负增长。辽宁2015年GDP实现2.87万亿元,同比微弱增长3%,但地方财政收入增速为-33%。

山西GDP增长3.1%,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口径大幅减少了17%。山西财政厅表示,财政收入负增长,主要受经济持续下行、工业经济持续回落、煤炭价格大幅下降以及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等因素影响。

东部发达省份GDP增速则维持相对稳定,财政收入普遍高于GDP增速,“财政效益”明显。

如GDP增速靠后的北京、上海,2015年经济增速均为6.9%,但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则分别增长12.3%和13.3%,比GDP增速高出5.4和6.4个百分点。

广东、江苏、山东、天津等省市财政收入均保持较高的增速。如广东2015年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364亿元,可比增长12%,超过GDP增速4个百分点。江苏2015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8028亿元,同比增长11%,高过GDP增速2.5个百分点。

地区间税收收入增速差距也很大。国税总局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东部地区税收增幅达到9.2%,中西部地区增幅较低,分别下降0.2%和增长3.3%。

分析背后的原因,以广东省为“火车头”的东部地区,不仅新兴产业表现优秀,且传统产业也正在转型升级。

比如,在整体萎靡的传统工业、制造业领域,东部地区在大力推进产品升级,也能获得较快的发展。如全国汽车制造业税收仅增长0.3%,但深圳比亚迪汽车工业公司,由于在电动车领域表现显眼,公司税收收入增长56.8%,企业所得税增长71.7%。

新兴行业对经济贡献加大

与此同时,更不能不提及新兴行业对东部发达省份的贡献。东部发达省份人口、收入和消费优势,使得“互联网+”、金融业等有充分发展空间。

国税总局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第三产业发展持续向好,税收占比达54.8%,比第二产业高9.7个百分点。税收增量绝大部分来自于第三产业,数据显示三产贡献了全部税收增量的80%。

东部发达省份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规模相对较高,多数已经转为 “三二一”,即以第三产业为主导的结构。其中,北京、上海服务业占比已经高达79.9%和67.8%,第三产业占据绝对主导;天津、广东服务业规模也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

增长较快的服务业,如创新程度较高的租赁业,汇集了法律、咨询、知识产权服务等知识密集型行业的商务服务业,在这些省份发展成熟。2015年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完成税收5822亿元,增长23.8%,连续3年增幅提高,企业所得税增长40.9%。

如北京2015年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完成税收收入953.8亿元,同比增收207.7亿元,增长27.8%。

2015年金融业对经济拉动作用明显,金融业也具有明显的集聚效应。上海2015年第三产业纳税百强企业中,金融业企业占席高达47席,共缴纳税款956.4亿元,同比增长36.8%,占第三产业纳税百强企业税收合计数的60.8%。

2015年深圳税收规模占比前四大行业是制造业、金融业、房地产业和批发零售业,合计占整体税收的比重达到71.6%。金融业等现代服务业贡献较为突出,金融业税收实现980亿元,超常规增长60%以上。

再如,新兴信息产业集聚效应明显。近年来,新兴信息产业快速增长,因其创新程度高、溢出效应强,日益成为引导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力量。2015年,全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税收完成1210亿元,增长21.2%,其中北京、广东、上海和浙江等主要集聚区份额占全国的74%,浙江税收增幅甚至高达57%。

工业转型升级加快

除了服务业新动能外,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也能带来优厚的税源。

受经济下行、产能过剩及库存较高影响,制造业税收增长较慢,但部分高端装备制造业得益于创新力度大,产业集聚程度高,市场竞争力强,税收增长较快。

如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税收收入完成1870亿元,增长8.3%,比制造业整体税收增幅高3个百分点,其中江苏、浙江和广东三大产业集聚区电气器材制造业税收占全国的57%,增长10.6%。

东部各省都在加快工业结构调整。如浙江2015年高新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6.9%、6.9%和6.3%,增幅均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分别占规模以上工业的37.2%、25.5%和36.8%,高新技术产业对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5.1%。

广东新产业增长也较快。2016年广东先进制造业完成增加值同比增长10.0%,比规模以上工业快2.8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达到48.5%;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9.8%,比规模以上工业快2.6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为27.0%。

诸如医药、科研和技术服务业等战略新兴产业,也是各省积极发力的重点。2015年全国医药制造业税收增长13%,领先制造业整体税收增速7个多百分点;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税收增长13%,大大领先于制造业整体税收增长水平。

财力支持稳增长和创新

转型升级攻坚阶段,东部发达省份都加大了稳增长和战略转型的财力投入。

2015年,广东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支出分别为9364.76亿元和12801.64亿元,分别增长16.2%、40.1%。

2015年广东财政支出增长主要在交通设施领域。交通运输支出2017.44亿元,完成预算的175.2%,增长129.7%。广东财政厅厅长曾志权指出,增幅较高的主要原因是落实“三大抓手”决策,全省加大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投入。

科技战略驱动方面的支持力度也很大。广东省本级2015年科学技术支出89.82亿元,完成预算的306.4%,增长160.6%,主要是省级加大对科技创新驱动战略的支持力度。

江苏财政厅表示,2016年要支持打造“强、富、美、高”新江苏。一是推动“经济强”。加大对转型升级、科技创新、农业现代化工程支持力度。完善产业财政扶持政策,重点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及养老、健康、信息消费等现代服务业加快发展。

上海2016年预算支出重点也是围绕创新发展,聚焦支持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和现代新型产业体系建设,包括支持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建设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以及支持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三方面。具体包括,加大财政科技投入,聚焦支持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重大关键共性技术研发转化平台、科研公共服务平台和科技创新集聚区建设等。

广东经验:

第三产业比重提升

2015年,广东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364亿元,可比增长12%;其中税收收入7375亿元,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78.8%,增长13.4%。

广东省政府特聘参事、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稳步增长,反映出广东在过去一年产业结构调整取得效果,税源的质量得到稳定和提升。

过去一年的多项经济数据,也在反映广东产业结构调整的趋势。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等“拳头”产业对经济和税收的拉动。

广东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三大产业占经济总量比重为4.6:44.6:50.8,第三产业比重同比提高1.8个百分点。从增速看,广东的服务业增加值增长9.7%,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57.1%。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第一、第二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1.7%和41.2%。

事实上,广东这一优势也早已形成共识。在2016年江苏省“两会”期间,有来自财税系统的人士受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时认为,“主要是两省的产业结构不同,与广东的差距在服务业,尤其是现代服务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从转型升级的角度看,近几年在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广东强调重点突破。最终,广东以华为等企业作为重点突破的效果明显。

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世经所所长张远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广东近几年老大的位置得到进一步巩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广东补短板补得好。” 国际竞争力不强、城乡区域发展不平衡、社会事业发展滞后是广东发展中的“三大短板”。

广东省统计局在公报中指出,2015年广东经济增速上行主要依靠服务业拉动,金融业和房地产的贡献比较突出,合计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20.5%,拉动GDP增长1.7个百分点。

“服务业与广东的额差,主要反映在水平层次上。”曾到广东考察过的一位江苏省政府官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要更加注重发展高端服务业,重点发展金融、物流、创意、会展、商务等服务产业。

考验可持续发展

虽然东部发达省份2015年财力增速较好,但在全球需求不振的背景下,财政收支压力大仍是全国省市面临的共同问题,多数省份继续调低2016年财政收入预期增速。

上海财政局表示,2016年,上海经济仍处于创新转型的攻坚阶段,基本面总体向好,但稳增长、促转型的任务更加艰巨,财政收入增长也面临一些不确定、不稳定因素。

上海2016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为6.5%-7%。上海财政局指出,上海工业经济增长乏力,将加大财政增收难度。另外,2015年证券业和保险业在前期股市交易量激增的带动下收入贡献较大,抬高了收入基数,也将对2016年的财政收入增长带来一定的压力。

北京市财政局也表示,世界经济在深度调整中曲折复苏,国内经济仍面临产能过剩等严峻挑战,北京经济发展尚处于转方式、调结构过程中,经济下行压力会传导至财政收入领域。

2015年广东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支差额3436.88亿元,除了部分来源于中央补助收入外,将近2000亿元通过清理存量资金等筹集一次性财力解决。曾志权指出,由于一次性资金没有可持续性,将增加以后年度预算收支平衡的压力。

2016年营改增等减税政策的出台,也将影响地方财政收入。北京市财政局初步测算,如果2016年二季度全面推开“营改增”改革,将拉低北京财政收入增幅约3.6个百分点。

曾志权表示,国家实行减税政策,扩大“营改增”试点范围,落实普遍性降费等政策,以及可能调整中央与地方财政收入划分办法,将对广东财政带来减收影响。仅“营改增”全面扩围一项就预计减收1000-1200亿元。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