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煤炭业困境:总理调研时一线工才拿到近半年前工资证券要闻

中亿财经网 / 证券要闻 / 来源: 作者:NH00013阅读: 2016-02-22
“领导承诺3月前会给我们补缴一年的公积金,但现在煤炭效益太差,矿上也没钱。”山西霍州煤电杜家沟煤矿矿工姚平(化名)说。  姚平在矿上工作了十几
“领导承诺3月前会给我们补缴一年的公积金,但现在煤炭效益太差,矿上也没钱。”山西霍州煤电杜家沟煤矿矿工姚平(化名)说。  姚平在矿上工作了十几年,和其他约两百名杜家沟煤矿的矿工一样,从2009年开始,一直被矿上拖欠住房公积金。正是2009年,在山西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背景下,杜家沟煤矿与河津市杨洼煤矿、山西河津高门沟煤业有限公司等几家企业,整合为霍州煤电集团河津杜家沟煤业有限公司,从运城市属煤矿变为省属企业。  1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山西焦煤下属的西山煤电(7.49, -0.08, -1.06%)官地矿调研时,官地矿年轻的一线工焦阳(化名)刚刚拿到2015年9月的工资,一共4000多块。  作为这个老牌国企的矿工子弟,焦阳在2014年到煤矿上班。“那时候煤炭效益已经不好,但还是能两个月发一次工资,还会发一点奖金,到现在只能保障工资,住房公积金、企业年金都停缴了”,焦阳说。  “听老工人讲,煤炭景气时,一线工人光工资就六七千块,再加上返利、奖金,每个月能发上八九千块”,他说。  只有几百名职工的杜家沟如今已经停产,而拥有两万职工的官地煤矿仍在下行的煤炭形势中等待曙光。  山西省官方用“断崖式下跌”描述2015年的煤炭行业,“2016年的走势也不容乐观。”山西省国资委工作人员孟伟(化名)说。  “这种形势下,人员转岗分流是煤炭企业开年的重要工作。”孟伟说。杜家沟煤矿和官地煤矿这一小一大两座煤矿,几乎有着相同的转岗分流故事,以及煤炭危机中山西矿工的坚守。  多年来首次全行业亏损  山西省煤炭行业形势之严峻,更体现在官方披露的一系列数据上。山西省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布的数据显示,山西省煤炭企业2015年累计亏损94.25亿元,同比减利增亏108.29亿元。刊登在去年12月9日的《山西日报》文章透露,到2015年9月底,全省煤炭企业欠发职工工资35亿元,欠缴社会保险109亿元。这是山西首次公布这类数字。  山西的煤炭行业正持续下行,数据显示,动力煤、炼焦煤、喷吹煤等煤种价格每个月均以每吨10元至30元的幅度下跌。和2011年5月时的高点相比,2015年底吨煤综合售价下跌了431.8元,降幅达66%。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得到的数据显示,作为山西企业百强之首,山西焦煤2015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480多亿元,但利润只有2.75亿元,比均衡预算指标减少了近100%。  煤炭企业的经营压力可想而知。据权威消息源介绍,截至2015年末,山西省内几大煤炭集团的贷款余额都超过了一千亿,资产负债率超过80%。  2015年,山西煤炭出现多年来首次全行业亏损,且巨亏惊人。行业利润从2014年的28.7亿元骤降至?94.25亿元。2014年11月,就任不久的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首次煤炭专题调研时曾慨叹,“卖一吨煤的利润买不到一瓶饮料”。现在看来,煤炭行业仍在探寻谷底。  努力卖煤成为煤炭企业的要务,2015年末,各大煤炭集团纷纷举行重点客户座谈会。“以前只需要重点骨干客户就能支撑我们的销售任务了,但如今效益下行,西瓜要抱,芝麻也捡,现在是集团公司领导亲自带队到一线销售。”同煤集团运销公司一名销售人员说。  “大型钢铁企业往往定期对采购的原材料价格进行对标,山西的大煤炭企业也应该‘抱团’,定期对同煤种价格对标,共同制订、遵守统一的营销策略。”他说。  但即使卖出了煤,煤炭企业仍面临尴尬。山西省金融办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14年时,山西省金融办曾受省委领导指示,专题调研了煤炭企业回款难问题。“发现当时七大煤炭集团的应收账款超过800亿,仅山西焦煤的回收货款中,就有70%是承兑汇票,难以变现。”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课题组的调研则显示,2015年前10个月,同煤集团的总回款中,也有近一半是承兑汇票。  “寒冬”里减员增效  被拖欠的不只是公积金。2月19日,姚平告诉记者,他2015年的工资只发到了2015年9月,“剩下3个月的工资等以后补发”。春节后,执行整个霍州煤电统一的工资标准,作为一线工人拿到手也只有4000块左右,比煤价最高时减少了近三分之一,“二线工人降得更多,每个月工资还不到2000块”。  霍州煤电是山西省属重点煤企山西焦煤集团的控股子公司。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职工总数5.49万的霍州煤电2015年减员4300多人。山西焦煤的分流量也很大,记者获悉,仅2015年上半年,山西焦煤就转岗分流和清退非在册人员过万人。  霍州煤电在2009年整合了运城市4座煤矿,直到2015年9月,其中的薛虎沟煤矿才通过了竣工验收,成为第一个获批准产的整合煤矿。姚平现在就在薛虎沟煤矿上班,杜家沟煤矿至今没有完整的生产许可,“前几年也在生产,但现在煤炭效益不好,再加上查得紧,所以2015年春节后就关闭了”,他说。  在2015年7月的一场煤炭行业内部研讨会上,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副厅长牛建明介绍,上世纪90年代后期,山西一批资源枯竭、扭亏无望的老国有煤矿,完成了政策性破产,但部分办社会职能并未移交地方。随着时间推移,一部分煤矿资源枯竭,亏损严重,靠煤矿自身很难解决职工安置等问题。  姚平就属于这支队伍。2009年,他所在的运城市杜家沟煤矿被霍州煤电接管,姚平成为新煤矿的员工。但新煤矿却并未给姚平这些遗留职工继续缴纳住房公积金,“当时的说法是,接管手续没理顺不能缴公积金,以后煤炭价格不行了,矿上也就没钱再缴”,姚平说。  可姚平已感到庆幸,“听说有的资源整合煤矿里,整合前遗留的人员,在这次人员转岗分流中被清理了”。他所在的霍州煤电2015年减员超过四千人,官方数据称节约人工成本7090.4万元。  杜家沟煤矿生产高峰时曾有约600名职工,如今停产,“科长以上干部和一些技术人员在矿上留守,其余职工大部分放假自谋生路”,姚平说。  姚平和其他20几名矿工被分流到了薛虎沟煤矿,还有一支20多人的矿工被分流到了同属霍州煤电的腾晖煤矿。  剩下的职工除了在杜家沟矿留守,现在都已放假自谋生路。“杜家沟煤矿原来职工中男女比例大约对半,但停产后女职工几乎没有获得分流”,他介绍,“放假的职工名义上每人每月有1000元的生活费,但扣除社保后只剩500多元,听说这500多元现在也没有及时发放”。  煤矿用工其实比较松散,姚平现在所在的薛虎沟煤矿,在册职工约600人,“也有一两百人并不常来上班,他们门路多,自己谋生去了”,姚平说,“让他们回煤矿都不会回来”。  分流去向不明  “我想对调到斜沟煤矿去”,焦阳说,“在官地矿一线工的工资只有四五千块,但在那里,一线工可以挣一万多”。  斜沟煤矿同样属于西山煤电,这座煤矿年产原煤超过两千万吨,却只有三千多工人。相比之下,年产能500万吨的官地煤矿有井下工人6000多,整个煤矿职工超过2万。  建设年产能超千万吨的现代化矿井,是整个山西煤炭业的战略任务。“同煤集团的塔山煤矿年产2600万吨,却只有一千多工人,2015年盈利几十亿。”山西省一名煤炭从业人士说。  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同属于同煤集团的另一座非现代化煤矿,10个矿井的年产能才1800多万吨,却有职工3万多人,2015年亏损40多亿。”他说。  “人员转岗分流是煤炭企业开年的重要工作,因为山西的煤炭企业,尤其是那些老矿面临严峻的人力成本压力。”山西省国资委工作人员孟伟(化名)说。  “这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之策,可大家都是凭关系进来的,清理谁都不好办”,焦阳说,“我们领导也已经给我们念了分流安置的文件,但还没有实质进行”。  按照规划,“每个班最少要分流两个人”,他说,目前官地煤矿每个班组的人数为12至15人。山西焦煤制定了三年转岗分流计划,并将指标细化到了二级单位,但计划目前并未向社会公开。  与此同时,官地煤矿将在2016年实行自主经营制,“也就是斜沟煤矿早就实行的矿、队 二级管理,生产队下面设班组,干多少活,支付多少钱都由队说了算”,焦阳说,“比如以前矿井下面坏了一台采机,是由矿里花钱修,以后是哪个班组在作业,就由哪个班组负责出钱修。”他说。  “现在强调降本增效,很多东西能不修就不修了,要是在以前,有时候不管问题大小就把旧配件换了新的。”姚平说。  转岗分流后的去处目前并不明朗。目前山西每年都有一定数量的资源整合煤矿投产,一些分流矿工2015年被安排到了新整合煤矿,还有的原单位组织了劳务输出队,到外地托管煤矿。  “仅山西焦煤汾西公司就有6个资源整合矿井投产,有的新整合矿井由于提升了技术管理水平,井下采掘队伍是从其他矿井整建制分流安置过来的。”上述山西煤炭行业人士说。  同时采取的人员安置办法还有停薪留职、内部退养、内部休养等办法,山西各大煤炭集团几乎都在2015年出台了相关办法。“我们只要每年交给矿上3000多块钱,就可以办理停薪留职了,这3000多块钱用于给我们缴社保。”焦阳说。  身为一名年轻矿工,同时又是矿工子弟,焦阳不愿意被转岗分流。“矿工如果下井时间久了,长期无法和外面社会接触,也就没有其他谋生的技能了,老矿工就是这样,我觉得这是个宿命。”他说。  他只想趁年轻多挣点钱,所以想调到效益更好的斜沟煤矿,“可是那边已经满员,所以只能找个想到官地煤矿的人对调。至于转岗分流,我个人感觉,目前的出路只能是先把人事关系收回到上级公司,找个保安之类的闲职,等到煤炭行业回暖了或公司转型了再作安排”。
  • 关键字: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