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平台“投融无忧”倒闭账目涉众多干部送礼记录国际新闻

中亿财经网 / 国际新闻 / 来源: 作者:xc阅读: 2016-03-02
融资平台“投融无忧”倒闭, 账目涉众多干部送礼记录.

     有过两年P2P理财经验、自认投资“很慎重”的王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2015年年底踩到“投融无忧”这颗暗雷——2015年11月,这家打着“国资担保”“100%本息保障”,拥有7家线下门店,还正在与武汉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和一些县级政府开展合作的湖北P2P融资平台,突然就“兑付困难”了。

在“投融无忧”的一般投资者看来,“国资担保”、装修考究的线下门店和可以实地参观的药厂似乎就是靠谱儿的保证;对于能够看到部分财务数据的中层来说,虽然融来的钱远超项目额度,但老板在政界、学界的深厚人脉,甚至让他们在停发工资后,还觉得“公司绝对不会出事”。但最终,这家诸多光环加身的平台还是辜负了人们的信任。

武汉市洪山区中小企业服务中心曾以1000万元入股“投融无忧”平台担保方武汉市洪山天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洪山天诚”)。让投资者不能接受的是,事发之后,该中心称,政府部门派驻的董事离职后,政府就只对洪山天诚进行审计,对洪山天诚的运营和担保情况都不知情。

投资者在“投融无忧”的账目里找到了相当数量、涉及干部众多的送礼记录,并进行了举报,政府称相关事宜已有监察人员在调查。

涉及2000人、涉案金额大约两亿元的“投融无忧”并非个案,湖北同批倒下的“财富基石”“盛世财富”都有相当规模,并同样涉及“自融”等问题。据网贷之家数据,今年1月湖北省曝出9家问题平台。公安部门正在侦查此案,有关人员已被控制。

“国资担保”陨落

2015年11月15日之后,“投融无忧”的投资者先后看到了3份公告,公司表态从“鼓励广大投资人继续投资”,到“待公司重组完毕,将恢复正常营业,并正常兑付客户到期本息”,再到“整个体系,到20天前的11月18日,已经现金流枯竭,全线停摆!”

P2P,即个人对个人通过网络平台进行直接借贷,这种源于英美的互联网金融创新,在中国由于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并触碰到“钱景无限”的金融行业且缺乏准入门槛,一度发展迅猛。第一网贷资料显示,2014年,在“互联网金融”首次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后,当年的P2P平台数量超过了2000家,成交额超过2013年的5倍。

运营“投融无忧”的武汉硕维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硕维”)就是在2014年10月24日成立的。这个在官网上自称“武汉互联网金融投资理财最好的P2P网贷平台”,以“国资担保”“100%本息保障”闻名。为其提供担保的,是洪山天诚。

表面上看,洪山天诚确实是一家拥有一定实力的国资背景担保公司,其前身系2004年成立的湖北天诚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天诚”)。据业内人士介绍,2009年前后,湖北天诚一度做到武汉民营担保的第一方阵,并曾先后被省、市经信委列为先进表彰单位。2009年,洪山区政府与湖北天诚合作,成立了洪山天诚,洪山区中小企业服务中心法定代表人刘凌兼任公司董事。

洪山天诚的一份材料显示,洪山区政府成为战略投资者后,将区里每年6000多万元个人创业贷款指定由武汉洪山天成担保。截至2010年,洪山天诚和湖北天诚为金融机构担保额度授信总计12亿元,累计为企业、个人提供担保总额15亿元。

在P2P行业尚无门槛的年代,“国资担保”显然抓住了投资人理财的“痛点”。在“投融无忧”官网上,随处可见“国资担保公司3000万授信”“走近投融无忧国资担保P2P平台”“国资担保政府支持100%本息保障”字样。门店经理李植回忆,当时“很多人把别的公司担保的钱都拿到这里来了,他们说项目垮了人跑了,但是政府不会跑”。

“投融无忧”的线下门店也开始在武汉同步扩张。2014年11月前后,武汉硕维还只在金融街上拥有一个用于线上体验的门店,2015年开始,“投融无忧”先后在南湖、融科、百步亭、硚口、汉阳、青山等地开起了线下实体店。

地推与扩张同步展开。在一些超市,开始有工作人员发放宣传单页,公交车站和汉口三阳路的广告牌上也可以看到“投融无忧”的身影。

王丹就是冲着“国资担保”去的。此前,他曾买过“红岭创投”和“陆金所”等较大的P2P理财产品。在熟人介绍了“投融无忧”之后,他去总部考察了下,分别买了线上和线下的产品:“线下的6个月,年化利率13.6%,当时跟红岭和陆金所差不多。线上的高一些,18个点,但毕竟是新开的平台,一般新平台都会以此来吸引新客户嘛。”

然而,好运只持续到2015年11月。11月10日左右,王丹就听说线上兑付好像出了问题。11月15日,“投融无忧”发布了一封《投融无忧致投资人公告》。公告称由于线上融资的3家公司集体逾期,硕维公司和洪山天诚已启动代偿方案,最迟将于2016年1月14日代偿完毕,“平台鼓励广大投资人续投”。

11月30日,武汉硕维又公布了一份《关于投融无忧推介产品延期兑付的协调函》。该文明确承认“我司推荐的投资产品无法按期兑付”,但称将以锁定股权资产、改造公司股权结构等方式重组公司,解决兑付问题。此前,在武汉拥有相当影响力的P2P平台“财富基石”出现提现困难,这导致武汉硕维不少客户开始要求提现。

12月7日,武汉硕维实际控制人谢义明以一封《致投资人的公开信》明确表示,早在11月18日,公司已经“现金流枯竭,全线停摆”,且公司负责人已经到公安部门投案,上交了资产清单。

事发后,王丹也尝试联系卖给自己产品的销售人员。第一次联系时,销售人员告诉他,公司出现一些状况,正在重组,过个把星期就会解决这个事情。第二次联系时,销售人员劝他不要跟这些人瞎起哄,说耐心等待一定会有解决的方法。最后一次联系时,销售人员开始抱怨说自己也没拿到工资,现在老板被抓,警方已经介入了,“你也只有耐心等着”。

“把钱借给自己”的投资平台

“投融无忧”的运营方、担保方甚至主要融资方的实际控制人均为谢义明。事发前,没人在意“自融”“自担保”所隐藏的监管风险。事发之后,人们才发现项目融资额度远超计划,而与第三方合作的融资项目“车东宝”在卖出去3000多万元后,融资方甚至称,自己还没有拿到过一分钱。

P2P融资平台通常有一定的风险控制制度,即平台首先对融资项目进行调查核实,出具风险评估报告,确定是否同意融资;之后担保公司再对项目进行调查,确定是否进行担保。此外一般P2P项目都使用第三方支付平台,以避免平台拥有自己的“资金池”。

但实际上,“投融无忧”的运营方武汉硕维、担保方洪山天诚以及主要的两个线下理财项目融资方的实际控制人,都是谢义明。这种问题平台常见的“自融”“自担保”最终使得整个“投融天下”的资金管理一片混乱。

“投融无忧”项目包括线上和线下两个部分。面向线下的理财产品则主要有3个投资项目:一是湖北明和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和药业”);二是竹溪创艺皂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竹溪皂素”);三是“无忧车东宝”项目。

明和药业位于武汉市葛店经济开发区,是一家专注心脑血管健康的医药企业。“投融无忧”的宣传单页称,该药厂研发了30多个医药品种,拥有34个医药批文,并称平台派出了“董事及财务人员,监管项目进账和项目资金使用情况”。

这是“投融无忧”重点推荐的投资项目。由于距离武汉市不远,通常理财顾问会把有疑虑的投资者带到药厂,现场参观占地几十亩的厂房。看得着的厂房和“国资担保”一起构成了普通投资者的信心源泉。

但处于同一实际控制人之下的“投融无忧”和明和药业,最终被证明并不能实现对资金的监管。多个投资人及“投融无忧”前工作人员称,该项目的预计融资额度为3000万元,后来又追加了2000万元。但事发后投资者初步统计发现,该项目的融资额度已达1亿元左右。

中国青年报记者实地探访了药厂,目前明和药业已经人去楼空,由于找不到负责人,已经生产包装完的药物还堆在仓库里没被客户提走。明和药业的保安队长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大约在去年10月,因为连续3个月没发工资,工人进行了一次罢工,此后不久,管理人员全部消失不见。这名保安队长称,此前,药厂的一些高管超过半年没有领到工资,甚至保安公司也被拖欠了一年的服务费。

竹溪皂素则是谢义明与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合作开发的投资项目,事发后,谢义明称竹溪创艺皂素也因现金流枯竭而停产。

更让竹溪皂素、明和药业两个项目的投资人惊讶的是,事发后他们得知,自己所签署的理财合同上,资金受让账户的户主“夏桃佴”,竟是硕维公司董事长吴莎的母亲。

“车东宝”项目并不是“自融”,但融资方武汉慧明昊金融信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慧明昊”)称自己根本没有拿到钱。

慧明昊公司的法人、“无忧车东宝”项目负责人朱飞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车东宝”是计划用客户的理财资金购车,车挂在客户名下,由慧明昊出租经营两年后,再原价从客户手里买回这些车。

朱飞称,因为跟吴莎是老乡兼校友,一直很相信她,因此选择“投融无忧”帮自己做融资,并且没有怎么审查合同。实际上,在“车东宝”理财合同上,收款人是一个1996年出生的女生——吴莎老公李斌的学生。

“车东宝”大约是2015年7月推出的,按照约定,慧明昊与武汉硕维之间3个月结算一次,但朱飞称,2015年10月,“吴总说她最近比较困难,希望我把这个钱交给她用一下,其实这个钱根本没有进入到我的账户,他们把钱截留了”。

至于线上平台的投资项目,用户可以看到项目的简介,包括借款合同、借款人的身份证、营业执照、现有资产以及抵押物的照片等,但这些照片会在关键处进行遮挡,如具体的名字,公司的名字注册号等。至今,王丹还不知道自己的钱到底投给了谁。不过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经侦队长詹先明表示,线上19个标,绝大多数是虚假的。

虽然“自融”在P2P行业一直存在争议,但在2015年12月28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将“自融”列为P2P平台的第一条禁令之前,国家并没有其他硬性规定。多位“投融无忧”的前员工也都表示,客户很少询问“自融”的问题,他们更看重“国资担保”,一些人甚至觉得平台借给自己更安全,“因为看得见,知道钱去哪了”。

“有实力”的企业家

谢义明、吴莎两人在政界、学界展现出的深厚关系,甚至让一些看得见公司数据的人,在工资停发后仍然相信,“公司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相比投资者,能够接触到部分数据的员工并非从未有过疑问。

身为门店经理的李植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她从自己的销售数据感觉,明和药业应该用不到这么多的钱,“我们销售的量是很大的。反反复复就3000万元的借款合同肯定是不正常的”。但她上面的销售总监告诉她,其他的资金去了一些其他项目,但是问题不大。

负责销售的高管也有疑问。武汉硕维的一位副总经理告诉记者,当时公司称,融到的钱都分散投资了,“他们说自己跟银行的关系很好,他们原来担保过一些项目觉得不错,就自己做了”。

更严重的是,从2015年8月开始,不少武汉硕维总监级的管理人员就已经停发工资了。前述副总称,当时基层的销售人员工资仍然照发,公司称这是因为一些项目回款周期较长,另外竹溪皂素那边需要一些钱去囤原材料。一些老的管理层劝这位副总说,以前公司也有这种情况,一般拖一两个月就会到位的。

员工之所以没有产生疑问,是源于对吴莎、谢义明两人“实力”的信任。

整个“投融无忧”项目实际是由谢义明和吴莎两人负责。谢义明今年50岁,1996年他从同济医院离职下海,去了一家医药公司工作,2004年成立了洪山天诚的前身湖北天诚。也是在这一年,毕业没多久的吴莎离开光大银行武汉分行,加入湖北天诚。此后,两人一直合作。

在《武汉晨报》的文章中,吴莎被描述为“23岁挂帅洪山天诚公司,湖北担保行业最年轻的总经理”。据与两人有业务往来的人介绍,两人都是白手起家,并没有深厚的家庭背景,但多年打拼在武汉金融界结交了一批关系,吴莎还是洪山区政协委员。

两人在学界也有相当的资源。在谢义明的名片上,最显著的一个头衔即武大天诚担保与融资创新研究中心的联席主任。

公开资料显示,该中心为湖北天诚与武汉大学于2011年10月21日共同发起成立,开展担保业务与创新金融的研究与应用,办公地点位于武汉大学“十八栋别墅群”中的1号别墅,并由当时的武汉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陈继勇负责。武汉硕维的办公室就在武大正门对面的中科开物大厦。

多个不同信源均表示,他们会在一些吴莎、谢义明的饭局上看到政府要员和学界人士出现。前述副总甚至表示,一次在办公室,自己还撞上吴莎在接一位省领导的电话。

据多名员工回忆,在武汉硕维2015年年初的公司年会上,公司就请来了不少政府官员和学者作为神秘嘉宾登场,“搞现场签约活动,给客户展示公司的实力”。

在武汉硕维停发管理层工资后不久,谢义明开始推动公司与武汉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的合作。当时交易中心的领导,以及武汉大学经管学院教授、中国金融工程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叶永刚先后到公司考察。

2015年10月21日,武汉硕维又与通山县领导会谈并签订相关合作协议,“力图打造升级版通山县域金融工程”。两天后,武汉硕维正式与武汉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10月30日,公司又宣布湖北华特红旗电缆有限公司以人民币1500万元成功入股武汉硕维。

这些资本运作使得大多数员工从未想到公司会出事。“那时候e租宝还没出事,整个行业都很蓬勃,这些东西让你感觉企业很好,有前途。”前述武汉硕维的副总说。

政府部门下属单位入股但不知情?

事发之后,武汉市洪山区中小企业服务中心主任魏明斌称,中心对洪山天诚为武汉硕维提供担保一事“不知情”,政府的管理确实存在瑕疵。

武汉硕维出现兑付危机后,不少投资人将洪山担保的股东之一,洪山区中小企业服务中心作为最后的救命稻草。中国青年报记者掌握的材料显示,洪山天诚是洪山区政府授权洪山区经济贸易委员会在2009年筹建的。

洪山区经贸委当时委派洪山区中小企业服务中心与湖北天诚合作筹建该公司,政府占10%的股份,资金由区财政局拨付,企业服务中心法人代表刘凌兼任公司董事。虽然目前刘凌仍然在公司董事名单,但他表示自己“5年前就不在这里了”,对情况不了解。

在2016年3月1日的投资人见面会上,魏明斌称,5年前刘凌离职后,因政府无法参与经营,没有再委派董事,不知道公司的具体情况,只是每年会对公司进行审计。

此前,在接受《法制日报》采访时,魏明斌表示,政府在洪山天诚只占股10%,没有决定权,不参与公司经营,对洪山天诚对武汉硕维的担保也“不知情”。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洪山天诚中谢义明控制的90%股份,已经在2014年11月4日被全数质押给了淮矿现代物流有限责任公司。魏明斌表示,政府对此也不知情。

目前,该案正由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分局经侦大队办理,但不少投资人认为经侦大队办案不够积极。投资人称,谢义明、吴莎、刘荣基(武汉硕维总经理)名义上被监视居住,但早就离开了指定的居住区,并且事发后经侦没有对公司的财务总监实施任何强制措施。

武汉市洪山区分局经侦队长詹先明表示,该案警方追究的是主要嫌疑人,即3个公司的高管:老板、经理及具体负责人。“财务这一块,是只负责财务,并不直接参与经营。”詹先明称,“我们现在留他们在外面,主要是留着处置资产,如果说他们处置不了,不能兑付了,我们就马上把他们收监。边控他也受不了了,他跑不了了。”

一些投资人在吴莎处找到了一些送礼名单,涉及省市区多个单位干部,涉及金额从500元到1.5万元不等,其中一名干部还在参与该案的审计调查工作。

魏明斌表示,区领导已经得知相关情况,有监察人员正在介入调查,参与审计的那名干部可能会被调离。目前,该案涉及的资金流向仍在审计中。

“年初的时候,大家坐在一起比谁的收益高;年末的时候,大家坐一起比谁更惨。”在亲身体验了行业的野蛮生长和“风险”两个字后,一股幻灭感笼罩了李植。她说自己以后再也不会碰P2P理财,这个因为欠缺金融知识和担心风险太高连股票都没买过的姑娘,最终却和自己拉来的亲戚朋友一道栽在了P2P上。(中国青年报)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