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筹分层概念被“埋” 做市商预期降低只求年内不亏(图)证券要闻

中亿财经网 / 证券要闻 / 来源: 作者:NH00013阅读: 2016-03-03
本报记者 常亮 上海报道
  春寒料峭。

  新三板做市商于2015年10月起,由二级市场大举增持分层概念股,营造出交投活跃的热闹景象,一场人造三板小牛市乍暖还寒。但
本报记者 常亮 上海报道本报记者 常亮 上海报道
  春寒料峭。

  新三板做市商于2015年10月起,由二级市场大举增持分层概念股,营造出交投活跃的热闹景象,一场人造三板小牛市乍暖还寒。但不到半年时间,事情开始发生变化。

  2016年以来,市场持续低迷,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做市商此前增 持股票开始出现批量浮亏,建仓动作亦越发谨慎,报价方式趋于保守。作为新三板流动性最后提供者,做市商已声言“年内不亏即是赚”。

  做市光环渐熄

  早在一年前,争取与做市商以同样成本拿票,是诸多投资机构的唯一策略。

  “新三板企业的信息都掌握在券商手里,企业基本面情况投行人员最熟悉,市场交易情况做市商最熟悉。只要拿到券商认可并愿意拿出真金白银参与做市的股票,以同一成本跟进总归是风险较小的。”上海某三板私募投资经理穆彤表示。

  做市商的谈判优势很快体现在丰厚的安全垫上。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截至3月2日,做市商通过定向增发和老股转让取得的922家新三板做市库存股中,平均差价率(最新收盘价/前复权成本价-1)为71.45%,差价率中位数为42.55%,动辄数倍的差价率似可保证做市商成本无虞。

  “2015年的一个不健康现象是,一些做市商在协议转做市第一天就开出一个数倍于成本价的价格,然后再慢慢出货。”穆彤表示,“虽然做市第一天就把企业市值做了上去,企业和做市商都皆大欢喜,但接下来往往是绵绵阴跌,因为企业根本就不值这个价,对企业来讲也远非好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的极端案例是,某以做市风格“剽悍”著称的券商,仅在2015年3月至5月即以数亿元投入兑现了超过2亿元利润,投资回报率惊人。

  做市企业数量排名第8的国泰君安证券,根据其近日公告披露数据推算,2015年做市业务营收约为3.01亿。

  然而,高居新三板二级市场食物链最顶层的做市商,当前已感受到市场传来的阵阵寒意。

  “市场需要有植物,有食草动物,有食肉动物,才是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现在的局面是市场上只有食肉动物,他们也快活不下去了。”穆彤说。

  这一现象最直观的体现,是2015年末做市商囤积分层概念股的浮亏,做市商不再稳赚不亏。

  二级抢筹“被埋”

  “做市商从2015年10月开始到12月结束的抢筹,一是将前期为冲刺做市企业数量排名而拿的烂票出货,二是把分层热门概念股收入囊中,为2016年过冬做准备。因为现在市场上实在没有比分层更明确的预期。”上海某上市券商做市部负责人桑伟(化名)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截至3月1日收盘,2016年前两个月做市股票涨跌幅中位数为-9.61%,其中部分做市商由二级市场买入的股票却在这两个月中暴跌,做市商抢筹的结果是迅速出现批量浮亏。

  以枫盛阳(430431)为例,该司2015年11月25日分层征求意见稿出炉当日做市商数量为4家,目前已增至11家。据其公告,广州证券、国泰君安、国海证券、恒泰证券、九州证券先后于去年12月底至1月初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加入做市。

  假设上述券商于11月下旬开始吸筹,则至1月上旬区间成交均价推算在8元左右,即成本线在这一水平。然而,该股票从1月26日开始持续暴跌,至2月29日紧急停牌时已跌至最低2.19元,最终收于2.85元,后续加入做市商浮亏过半。

  凯立德(430618)11月25日做市商数量为9家,3月2日做市商达14家,公告显示,九州证券、兴业证券、中投证券、广州证券、中泰证券先后于去年11月底至12月底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加入做市,假设11月初至12月底吸筹,则区间成交均价在9.52元。该股票从1月4日起开始连续下挫,3月2日收盘已跌至5.33元。

  分层概念股不再是做市商的避风港,IPO概念股同样成为做市商规避的标的。

  “做市商的考核机制和资金使用规则不可能让我们锁在拟IPO股票中,必须想办法把股票倒给希望做长线投资博取跨市场估值套利的资金。”桑伟指出,“所以2016年以来的新现象是,公司发了接受IPO辅导的公告后,不涨反跌。”

  做市商面临的困境,是新三板流动性危机愈演愈烈的反映。3月2日当天,整个新三板市场成交额仅5.17亿元,做市成交仅3.24亿元。

  “我们现在经常采取的是规避报价策略,即尽量拉开买卖报价,不与投资者成交。因为已经浮亏的股票如果真的和投资者成交,就会造成实实在在的损失,差价赚取的那一点点收入根本无法弥补。”北京某券商做市部负责人表示,“当有一天做市商提供流动性都得不偿失的时候,市场恐怕已经面临重大抉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近期希望通过增加做市商来活跃交易乃至冲击创新层的企业,与做市商的谈判愈加艰苦。做市商对项目质量的要求迅速提高,其中不乏惨痛教训:做市商抢筹进入的部分股票2月1日以后并未能满足创新层要求。

  股转系统数据统计,后续加入做市商公告去年12月份达708份,1月份降至405份,2月份再降为233份,仅从新增参与做市企业数量来看,做市商已开始收手。

  值得注意的是,券商做市企业数量已开始与做市成交量背离,最新做市商执业情况周报显示,东方证券做市企业仅127家,但周成交量却高达3328.32万股,广州证券做市企业数量286家,周成交仅413.6万股。

  “在新三板市场供需失衡无法得到缓解的预期下,做市商将在2016年放低预期,力保不亏。尽量在优质股票上做文章,去年拼做市数量,今年拼的将是做市质量。”桑伟表示。

  作者:常亮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