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尚希解读预算草案: 赤字增加主要在于减税,去产能会产生或有债务(图)证券要闻

中亿财经网 / 证券要闻 / 来源: 作者:NH00013阅读: 2016-03-08
本报记者 周潇枭 北京报道
  《关于2015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6年中央与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以下简称“预算草案”)正在由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审查。

  
本报记者 周潇枭 北京报道本报记者 周潇枭 北京报道
  《关于2015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6年中央与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以下简称“预算草案”)正在由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审查。

  预算草案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15.22万亿元,同口径增长5.8%,增速为近24年来新低。2016年该项收入增速预期进一步调低到3%。

  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近几年我国一直贯彻积极财政政策。表现之一,在于全国财政赤字率从前两年的2.1%、2.4%,2016年提高到3%,赤字规模达到2.18万亿,比去年增加5600亿元规模。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的地方专项债券规模从去年的1000亿元,增加到2016年的4000亿元——2016年地方新增债券突破万亿,达到1.18万亿。

  如何看待财政收入形势,增加赤字主要用于什么方面,2016年财政支出结构如何,政府债务存在哪些风险点,2016年全面推开的营改增需出台何种过渡方案,以保障中央和地方积极性,带着这些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

  收支矛盾加大

  《21世纪》:2015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口径增长5.8%,其中中央财政收入增长7%,地方增长4.8%。中央财政收入增速虽罕见地比地方增速要高,但中央收入中税收收入仅增长4.8%,非税收入同口径增长了50.3%。如何看待当前收入形势?

  刘尚希:同经济形势一致,2015年财政收入增速趋缓,而且财政收入增速下降得更明显。

  财政收入趋缓主要有以下几个因素:PPI连续47个月负增长,对财政收入影响很大;国际贸易市场不振,我国进出口总额负增长,尤其是进口对税收影响大,2015年进口环节的两税为负增长;国内很多行业产能过剩,造成企业亏损,对所得税影响很大。经济增速趋缓,尤其是结构性收缩的情况下,导致税源收缩明显,收入增速也有较大下滑。

  中央财政收入增长较快,主要靠非税收入。中央收入的主体税种,像增值税、企业所得税、进口环节的税收,其实都增长乏力。中央财政主要靠一次性收入,特别是金融企业上缴的一次性收入。2015年采取了特殊措施,更多为了完成年初7.3%的预算任务,但实际上并没有完成年初预算目标。

  《21世纪》:但与此同时,2015年全国一般公共财政支出增速同比增长13.2%,支出增速比收入快很多。为何形成这种局面?

  刘尚希:财政支出增长较快,主要是一些刚性支出,比如民生领域的支出增长较快,另外还有一些惯性支出,有些支出过去增长很快,突然要减下来也不行。

  2015年还有一个情况,就是加大了结转结余资金的使用。通过清理存量,把以前没有花完的资金,又形成支出,计入2015年财政支出统计口径中。以此来加大财政支出的力度和强度。

  2015年财政支出较高,导致财政收支矛盾加大。2016年需要整体调低支出增速,另外尤其要调整支出结构。

  赤字增加主要为弥补减收

  《21世纪》:2016年财政收入增速预期为3%,为何定这么低的目标?

  刘尚希:2016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能实现3%的增长,已经不错了。2015年已经有部分省份财政收入出现负增长。

  2016年如果经济增速进一步减速,降低到6.9%以下,当前这种结构性减速的局面,财政收入形势会进一步紧张。2016年除了这种因经济形势减收因素,还有政策性减收,积极财政政策力度较大,带来较大减税减费规模。

  《21世纪》:2015年实际赤字率为2.4%,2016年提高到3%,提高了0.6%个百分点。赤字率进一步提高,主要用于什么方面?赤字率的增加,我国债务规模进一步扩大,是否有风险?

  刘尚希:2016年赤字规模扩大了5600亿元,而营改增、取消行政事业性收费、扩大减税政策覆盖面等政策减收预期达到5000亿元,也就是说2016年财政赤字扩大主要为了弥补减收,实际上是收入型赤字,不是为了进一步扩张财政支出规模。

  2016年中央预算内投资规模为5000亿元,比2015年的4776亿元,略有增加。因为政府投资项目也需要维持一定力度,但在收入很紧张的情况下,财政收入首先要为社会政策兜底,保障基本,跟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要优先保障。

  另外,投资可以通过其他融资渠道,如通过PPP等方式解决公共设施、基础设施建设等资金不足的问题,但涉及到民生的事情,不能靠融资来解决。

  《21世纪》:预算草案显示,中央对地方一般转移支付规模达到3.2万亿,同比增长12.2%,其中均衡性转移支付达到约2.04万亿,增长10.2%。专项转移支付2.09万亿,同比下降3.2%。为何要有这样的安排?

  刘尚希: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改革的基本方向就是:压缩专项,增加一般。专项转移支付要整合,整体规模要降低。加大中央对地方的均衡性转移支付,给予地方更大自由支配权,可以统筹使用资金。

  或有债务需重点关注

  《21世纪》:赤字从2.4%提高到3%,政府债务是否有风险?是否有什么需要尤其关注的风险点?

  刘尚希:风险会一直存在,但风险是可控的。2015年年初按照预计的GDP规模,预计2015年赤字率为2.3%,最后实际赤字率为2.4%,2016年预期赤字率提高到3%,赤字规模达到2万亿,确实增长比较快,但和世界比起来并不高。

  债务管理要有科学的管理制度,要放到整个财政风险管理框架里来,不能就债务论债务。债务管理,涉及到政府履行公共责任的问题。政府债务很多具有不确定性,比如隐性债务、或有债务。而摆在账目上的确定性债务是好管的。

  尤其是当前随着“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低成本、补短板)的推进,财政需要承担一些债务。比如去产能,债务完全靠银行去背,也不大现实。后续可能需要多家去分担,有些可能会形成财政的负担。类似这种或有债务有多少,中央背负多少,地方背负多少,还有不确定性。去产能的过程中,政府会形成一些或有债务,后续需要重点关注。

  《21世纪》:除了2.18万亿赤字规模,地方专项债券规模也从1000亿元增加到4000亿元,这块为何不纳入赤字?

  刘尚希:地方专项债券对应的是政府性基金预算,主要用于项目建设,偿债资金来源包括土地收入、其他政府性基金收入等。赤字率指的是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地方专项债券不属于这个范畴,但都是纳入预算管理的债务。

  《21世纪》:2016年要全面推开“营改增”,将带来较大规模的减收效应。“营改增”的推进,使得地方主体税种营业税将消失,这块对地方收入影响较大。预算草案报告提出要择机出台央地收入划分过渡方案,调动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对此有何建议?

  刘尚希:调动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要完善地方税体系,需要靠税制改革的不断推进。现在地方税体系不健全,未来对于哪些是地方税,哪些央地共享,哪些是中央税,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过渡方案是对现有收入进行划分,使地方有相应的收入来源,目前主要对增值税在央地间划分比例进行调整,可能还要调整消费税。现在只能抓主要税种,去解决主要矛盾。地方税体系建立起来比较慢,当前需要出台的是过渡方案,下一步还要进一步调整完善。

  作者:周潇枭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