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比土豆还便宜过剩产能如何去国际新闻

中亿财经网 / 国际新闻 / 来源: 作者:xc阅读: 2016-03-09
煤价比土豆还便宜 ,未来3年或分流200万煤炭职工.
“卖一吨煤的利润买不到一瓶饮料。”中国煤炭第一大省的掌舵者、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曾如此感叹。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也曾说:“目前的煤炭价格已经不如土豆价。”

当前,以煤炭、钢铁两大行业为代表,传统重工业产能严重过剩,行业陷入空前低迷期。

中钢协数据显示,2015年,会员钢企销售收入2.89万亿元,同比下降19.05%;利润总额为亏损645.34亿元,亏损面达到50.5%。中煤协表示,2015年前11个月,协会统计的90家大型煤炭企业(产量占全国的69.4%)合计利润51.3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500亿元,下降90.7%。

中钢协原会长张广宁表示:“化解产能过剩是钢铁行业脱困、调整、转型升级的首要任务、攻坚之战,做好相关工作对钢铁工业的健康发展意义重大。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单位GDP对钢材的消费强度将会进一步下降,在今后较长一段时间,消费量将结束持续上升的趋势,总体进入下降通道,产能、产量、需求严重失衡成为突出矛盾”。

今年两会,供给侧结构改革首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其中首要任务包括化解过剩产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抓住化解过剩产能、消化不合理库存、促进企业降本增效等方面的难点问题,综合施策,率先从钢铁、煤炭行业入手取得突破。

1月4日至5日,李克强总理在山西考察太钢集团和山西焦煤集团。他表示,受产能过剩和需求收缩影响,钢铁行业形势十分严峻,当前要把去产能、促升级作为紧迫任务,痛下决心进行结构调整。

工信部副部长冯飞2月25日表示,在“僵尸企业”处置过程当中,要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坚决淘汰落后产能,有序退出过剩产能。

“还将分流100万-200万煤炭职工”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 姜耀东

化解产能过剩不是单纯的市场问题

新京报:目前煤炭领域产能严重过剩,你认为出路在哪里?

姜耀东:煤炭行业困境的出路在于,加大资源整合、兼并重组力度。

只有用市场机制倒逼煤炭过剩产能问题,如果不把过剩产能消除掉,价格起不来,煤炭经济就会长期在低位运行。只有一批相对落后的煤炭企业倒闭,资源聚集到少数优势企业手中,此次危机才能结束。由于目前煤炭产能严重过剩,我个人认为这个调整时间需要3-5年甚至更长。

新京报:在去除“僵尸企业”过程中,怎么看待政府与市场这两只手的作用?

姜耀东:化解产能过剩不是单纯的市场问题,煤炭行业长期处于行政过度干预、国企占据主导、调控机制失灵的畸形市场环境,一定程度上已经失去了市场反馈调节功能和资源优化配置的本质意义。

同时又要看到,在去产能、去除“僵尸企业”过程中涉及人员安置、债务处置、社会稳定等一系列问题。因此,必须要充分发挥市场倒逼机制下的政府调控作用。

煤电联营还是联合重组要看市场

新京报:有人认为煤炭企业应走煤电一体化道路,也有人认为应当走联合重组之路,你怎么看?

姜耀东:对煤炭企业来说,是走煤电一体化还是走联合重组的道路,最好让市场机制决定。

煤电一体化是煤炭企业所希望的,但目前我国的火力发电厂已经不少,相当一部分发电厂开工不足。以山西为例,去年煤炭价格雪崩式下滑后,山西希望通过煤电联营来拯救煤炭企业,但山西电力产能也已严重过剩,晋电外送又受制于通道瓶颈。

联合重组也有许多困难,比如神华集团的效率较好,黑龙江的龙煤集团困难重重,但要神华集团和龙煤集团联合重组就似乎不可能。

新京报:有声音认为,去产能可能造成大规模失业。应当如何解决员工安置和就业问题?

姜耀东:针对煤炭行业的困境,目前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门正在釆取包括暂停审批新建煤矿项目、淘汰落后产能、引导僵尸企业退出等举措,显然这将导致部分职工分流转业,保守估计,未来3年还将分流至少100万-200万煤炭职工。

如何解决员工安置和就业问题?首先是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要从财税政策上进行支持,目前中央已决定设立专项资金,对地方和企业化解产能过剩进行奖补。另外,企业和地方政府也要做好职工安置工作,如挖掘企业内部潜力,稳定现有工作岗位等。

“推动煤炭国企的内部改革”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省长 李小鹏

对于目前煤炭行业的现状,李小鹏作为煤炭大省山西的省长感触颇深。3月6日,李小鹏在两会山西代表团全体会议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煤炭的困境可以从几个层面来描述。

首先是行业层面,两降一升,一个是产量和销量在下降,一个是价格在下降,一个是库存在上涨。第二是从企业的层面看,可以概括为两升一降。应收账款在上升,企业负债率在上升,但是企业的效益严重下降。

“就举我们省属五大煤炭集团的例子,五大煤炭集团应收账款去年年底已经达到678.2亿元,比年初增长了35.4%,是2011年的2.4倍;负债率方面,五大煤炭集团2015年已经达到了81.79%。全省整个煤炭行业2015年的亏损达到了94.25亿元。”李小鹏说。

李小鹏称,从民生的角度看,部分煤炭企业出现了工资发放延期,欠缴社保、欠发工资等一系列的问题。“我举我们省一个煤炭大集团的例子,2015年这个集团延期发放工资3亿多,涉及2万多职工,延期缴纳社保7亿多。”

那么煤炭行业如何才能走出当前困境?李小鹏表示,首先供需矛盾是基础,供大于求这就是煤炭困境产生的基础问题。第二管理不适应是关键,无论政府管理还是行业管理,还是煤炭企业管理不适应现在煤炭企业的需要,这是关键。第三清洁、安全、高效、利用才是根本,什么时候煤炭能清洁利用了,煤炭企业才能真正走出困境。

李小鹏介绍,积极稳妥推进煤炭国企的改革。“在我们省煤炭企业众多,在这当中国有煤炭企业占的比例比较多,所以推动煤企的改革重点要推动煤炭国企的改革。一个我们要推动煤炭国企的结构性重组,第二个要推动煤炭国企分离办社会的职能,第三个还要推动煤炭国企的内部改革,这样让国企能够焕发新机。”

“现在山西正在按照国家部署,抓紧制定化解煤炭、钢铁过剩产能的有关工作方案、细则,经过批准以后实施。”李小鹏透露。

“员工安置是去产能的挑战之一”

全国政协委员、华润集团董事长 傅育宁

全国政协委员、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在两会经济界别小组讨论中途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去产能、调结构是要打持久战,对于企业的挑战之一是员工的安置再就业。

傅育宁分析造成“僵尸企业”的原因时表示,过去经济发展很快,特别是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各个国家推动了强刺激,包括四万亿,使得本来就有些过剩的产能得以延续。

傅育宁称,“国家提了煤炭、钢铁作为突破口,这两个行业问题相对比较突出,环境影响也相对大”,煤炭、钢铁行业几乎是全行业亏损。

“全球经济放缓后,过剩的产能如果长期还留着,永远是低价消耗,不创造财富,不创造价值。把一些技术标准低,生产效率低,资源消耗不合理的产能关掉,这是经济结构调整应有之义。”他说。

但傅育宁也提到,去产能既有利的一面,也有困难的一面。“和10多年前那次国企减员增效不同。因为时代变了,经济发展大环境变了,政府、企业、员工面临挑战。”傅育宁说。“政府能做的事,相对手里的资源,比10多年前多了,但人民生活水平也高了,生活期望值也高了。”他认为,转岗员工的技能和工作状态有一个匹配问题,“我不认为可以简单按照年龄划分,还应更多考虑到技能、心态。”

傅育宁认为要有做好迎接困难的准备。“1998年国企脱困减员增效的时候,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政府财政税收也增长,各方面对其救助和帮助也处于相对好做的背景,再就业并不难。而今天我们的财政压力很大。”他称,对于员工的安置再就业问题,“华润能做的,就是比如在诸多产业中,尽量招煤矿企业转下来的员工,只要他愿意,可以发挥集团内部的协同效应。快到退休年龄的,给予一定的补贴补偿。”

“以金融手段助力去产能”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 梅兴保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梅兴保在两会驻地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谈到,应以金融手段助力实体经济的供给侧改革,支持去库存、去产能。

梅兴保表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几项任务中重中之重是化解过剩产能。过剩产能如果不减下来,库存也消化不了。

首先,投资还是整个促进经济发展的主要措施之一,基础设施建设,高速铁路,水利设施,电力建设,还是要不断扩大;医疗、卫生、教育、高科技领域需要财政直接投入。“应当是有效投入,克服过去大水漫灌式的做法。过去一些投资有些是没有效益,有些是已经要压制的产能,当时需求侧下力太多,过度刺激需求,所以使本来要压缩的产能死灰复燃了,这次要在供给侧方面多做文章。”梅兴保表示。

他强调了金融手段可以在其中发挥作用。煤炭钢铁去产能,需要地方部门、企业、金融机构通力合作,协调发力。首先解决职工安置带来的稳定问题,由地方政府牵头,同时过剩产能价值形态涉及银行的债权。另外,“采取一些并购贷款的办法,让一些企业来并购重组那些产能过剩的行业和企业,核销一些不良资产;在政策性原因造成的产能和亏损上,适当进行一些债转股。有的可以引进战略投资者进行并购重组,需要各方面的协作。”

★个案

武钢样本:关停小高炉曾计划养猪

在刚过去不久的2015年,作为三大钢铁央企之一的武钢预计巨亏68亿元。而在上年同期,这家公司还曾实现净利润125.74亿元。

关停小高炉、安置数千职工

对于预亏原因,公司表示,钢材市场低迷,下游行业需求不振,钢材价格持续走低;市场价格下跌,资产减值损失增加。

在此背景下,武钢展开大幅度去产能的改革举措:有减、有增。

武钢开始大幅度削减产能、进行人力资源优化,武钢直管控股子公司昆钢正是其中代表。

昆钢为云南省最大钢铁联合企业,具有1000万吨钢的综合生产能力,截至2014年底公司总资产283亿元,在岗员工13000余人。

近期,昆钢实施了“关停所有小高炉,集中力量组织4座大高炉生产”的决策。在这次关停中,涉及数千名职工转岗、分流亟待安置。

据记者了解,昆钢已经撤销了三个处级建制,仅旗下安宁公司已有60多名科级管理人员离开领导岗位。同时清退劳务用工,将外包业务收回,动员职工承担,因小高炉关停涉及的职工绝大部分得到安置。

亏损业务不再“因养人而存在”

另一方面,武钢进一步推动产品升级和多元化发展,特别是非钢产业。

武钢外宣办主任孙劲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于国家的去产能政策,武钢是积极支持和响应的。目前,除防城港钢铁基地项目外,涉及钢铁产能项目,武钢一律不投资。未来投资重点放在结构调整、节能环保、安全生产以及质量提升等方面。

此外,武钢还持续推动多元化发展。公开信息显示,近年来武钢先后试水过金融投资、建筑、能源、物流、食品等行业。2012年,有媒体爆出,武钢“390亿元种菜养猪”的消息引起外界广泛关注。武钢其后公开表示,武钢确实计划养猪。

在2014年,武钢“非钢”产业收入超过主业,在集团利润中占据约一半。

武钢董事长马国强日前表示,要坚持聚焦、向外发展。聚焦,就是要减少业务板块,亏损或没有发展前景业务的要萎缩退出,不能因为养人的理由而存在;向外,就是要逐步脱离钢铁行业,面向新兴朝阳产业,在其他行业领域寻求发展机遇。(新京报)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