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金属交易平台的“立足之惑”:破与立的博弈理财

中亿财经网 / 理财 / 来源:中亿财经 作者:lxz阅读: 2016-01-14
“十二五”期间对贵金属交易所的“ 重拳”清理整顿,使国内“地下炒金”的平台猖狂势头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原本疯狂的推销变得更为收敛。

“十二五”期间,我国贵金属交易市场一幕幕破与立、成与败的的博弈之战惊险上演。清理整顿贵金属交易平台的声势浩大、惊心动魄、荡气回肠,与“负隅顽抗”、愈挫愈勇、快速成长的各类贵金属交易平台之间,有着难解的困惑。

5 年来,我国贵金属交易市场中的贵金属交易平台达到了600 多家。各类贵金属交易场所良莠不齐,在监管薄弱且竞争激烈的市场条件下,累积的一些弊端逐渐显露。

其中不乏有部分贵金属交易平台披着“ 现货交易”的伪装,偏离了自身定位。投资者一旦参与到违规的贵金属场所交易,不法会员便在利益驱动下,从中做“手脚”,或利用交易平台软件的漏洞,或发布虚假信息,给投资者交易带来巨大损失。这类案件涉案金额,动辄千万元,多达数亿元,严重侵害了投资者利益,扰乱了金融秩序。

W020140901390024653122.jpg

5 年前,“ 地下炒金”和非法交易平台的乱象逐渐凸显,国家开始出“重拳”整治,相继出台了《关于促进黄金市场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关于加强黄金交易所或从事黄金交易平台的通知》等一系列法规。由证监会牵头,有关部门参加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统筹和协调相关部门和省级人民政府清理整顿和规范各类交易平台。

5 年过去了,对于贵金属交易平台而言,一方面是在财富效应的吸引下,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地涌现、遍地开花;另一方面则是国家一轮又一轮强有力地清理整顿和专项整治。纷纷成立与频频整肃的博弈之间,贵金属交易平台到底何去何从,令人禁不住疑惑。

“谁的孩子谁抱”

2011 年以来,我国黄金市场发展进入了快车道。随着我国黄金市场的市场化改革,国内形成了现货与衍生品相结合、面向机构和个人的多层次黄金市场格局。但同时,在黄金价格上涨较快、黄金投资热情高涨的背景下,市场上陆续出现了地下炒金或代理境外炒金的平台,部分地方开始设立贵金属交易所(黄金交易平台)。

可是,初期黄金市场逐步开放,市场发育尚不完善,由于投资交易体系、投资者保护机制不健全、监管力量薄弱等方面的原因,这些贵金属平台的设立和交易,满足投资者快速膨胀的投资需求的同时,也滋生了破坏市场秩序、损害投资者利益的违法违规事件。

在世纪黄金案、中天香港黄金案、伦亚贵金属案、联泰黄金案等一个个家喻户晓的地下炒金大案爆光后,2011 年11 月24 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下称“38 号文”),从防范金融风险,规范市场秩序,维护社会稳定的角度出发,揭开了“十二五”清理整顿贵金属交易场所风暴的序幕。

“38 号文”成立了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规定从事黄金的交易场所,必须经国务院相关金融管理部门批准成立,凡使用“交易所”字样的交易场所,除经国务院或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批准外,必须报省级人民政府批准;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前,应征求联席会议意见。同时,规定除了国务院或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批准成立的交易所外,其他交易场所均由省级人民政府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负责监管,并切实做好统计监测、违规处理和风险处置工作。

原则上“谁的孩子谁抱”,这是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会议暨部际联席会议第一次会议,对作为组织实施清理整顿和规范市场秩序的责任主体的各省级人民政府明确提出的要求,也是日前国务院副总理的王岐山对此次交易所清理整顿风暴所定的基调。

紧接着,专门针对黄金交易平台的法规出台。2015 年11 月27 日,央行、公安部、工商总局、银监会和证监会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加强黄金交易所或从事黄金交易平台管理的通知》。明确指出,除上海黄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外,任何地方、机构或个人均不得设立黄金交易所(交易中心),也不得在其他交易场所(交易中心)内设立黄金交易平台,正在筹建的,应一律终止相关设立活动;已经开业的,要立即停止开办新的业务。

于是,在部际联席会议的指导和督促检查下,各省级政府在当年12 月底前把制定的清理整顿方案报国务院备案。在监督、检查和指导工作下,政府打击了一批从事违法证券期货交易活动,清理规范了一批贵金属交易所。曾经火爆一时的“天通金”业务,在“做市商”的质疑声中彻底停止。同时,湖南维财大宗贵金属交易所、浙江汇联贵金属交易市场、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山东标金贵金属交易中心等交易平台暂停黄金交易或转型。

但是,身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风暴眼中的天津贵金属交易所并未就此偃旗息鼓。天津市政府不仅“抱走”了天津贵金属交易所这一“野孩子”,还为此类“野蛮生长”的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找了个好“ 婆家”,即当地金融办。此后,各地成立的贵金属交易平台,均效仿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的做法,纷纷抱上了当地金融办的“大腿”。

监管灰色地带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清理整顿贵金属交易所的“重拳”推出后,国内“地下炒金”的平台猖狂势头得到了一定遏制,原本疯狂的推销变得更为收敛,许多代理境外炒金的公司搬进了高档写字楼中。

在越来越严格的清理整顿和查处力度下,诸多贵金属平台要么是暗中代理境外的黄金交易,拉着客户到国外贵金属市场上做交易;要么在国内依靠金融机构成立白银等贵金属交易平台。

前一种,投资者与境外贵金属平台交易,中间渠道风险较大,或代理中国香港、欧美等国家和地区的非正规交易商平台,或自设的对赌平台;后一种平台可以为当地政府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和税收,获得当地认可,但要面临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其管理水平和规范程度参差不齐,风险也不容忽视。

2012 年,浙江金华“8·31”中天非法炒黄金案再次震惊国内金融投资界,该犯罪团伙向全国各地发展公司代理和个人代理6000 多个,累计收取保证金15亿余元,非法期货交易达8000 余亿元。

至此,我国黄金市场开放才刚刚十年的时间。正如二十多年前刚起步的证券行业一样,贵金属交易领域在高速发展的初期,也伴随着专业人才匮乏、行业规范欠缺的问题。

与西方欧美国家不同,我国没有明确的国家黄金顶层设计,也缺乏系统的黄金市场发展规划。纵观1983 年国务院出台的《金银管理条例》及相关细则和以后的相关法律条文都难觅地下炒金的踪影。直到2010 年8 月3 日《关于促进黄金市场的若干意见》中才提到严禁参与地下炒金活动,对地下炒金活动的市场主体,相关部门予以严惩。

首都经贸大学金融学院前院长谢太峰教授曾针对地下炒金活动屡禁不止的现象,一针见血地指出,国务院和相关部门虽然连续出台多部法规条文,但法律层次并不太高,又缺乏统一的监管主体,黄金市场势必出现空白的监管地带,留给地下炒金生存的空间。

“ 而相对于正规平台,地下炒金公司的平台存在一些优势,比如手续费低、24 小时交易、杠杆高、利益链条较明确等。”经易金业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柳宇宁曾告诉记者,地下炒金公司往往不遗余力地拉拢客户,抛出难以拒绝的优惠条件。在一夜暴富的诱惑下,投资者也愿意参与地下炒金或境外炒金交易。

除了金交所、期交所,国内的贵金属交易平台与证监会直接监管的证券期货交易所不同,由自然人或者企业投资设立,通过出售会员牌照和交易手续费盈利,其交易透明性相对较低,多数并未发布交易数据,以及详细的交易规则。

为了获得更多的投资者,获取更多的佣金收益,会员大力发展代理商。而这些贵金属交易平台普遍采用做市商制度,做市商也就是交易所的会员。由于贵金属行业投资者教育、行业规范等市场体系的缺失,一些不法的交易平台,与客户对赌交易,甚至人为提高投资者报价,盈利的情况下,使投资者不能平仓和投资者无法成功出金等,为客户带来大量损失,严重欺诈投资者。

“3·15”白银投资骗局曝光

终于在2014 年,比发布“38 号文”更猛烈的事件引爆了社会舆论。央视“3·15”晚会曝光现货白银交易平台被操纵的事件,天津利安达、广东中梵、黄金之星、新天地、青岛银嵘等贵金属投资平台遭曝光。对于国内贵金属交易平台而言,如果说“38 号文”的出台是自上而下的整顿,那么央视曝光则是自下而上的打击,无异于釜底抽薪。

央视报道称,现货白银投资实际上是一场对赌游戏,交易所、会员、代理商层层设陷井,利用夸大宣传欺骗投资者,利用高额回扣发展代理网络,吸引投资者投入大量金钱进行现货白银投资理财。然而,投资者万万没有想到,所谓交易软件完全被后台操纵,他们亏损的巨额资金竟然全部落入会员和代理商的腰包。

自2011 年11 月,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开始展开。至此,证监会已经深刻地认识到,由于多方面原因,清理整顿工作的继续推进和交易场所的规范管理中,也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如已通过验收地区存在违规行为“死灰复燃”的苗头等。

面对令人隐忧的违规行为,当年7月至9 月,部级联席会议统一部署,各省(区、市)人民政府组织有关部门开展了各类交易场所现场检查。检查的重点检查对象包括贵金属类、文化产权及艺术品类和股权类交易场所,以及投诉举报和媒体负面报道较多的其他交易场所。监管部门持续拧紧贵金属交易平台头上的“箍咒”。

但是,即便在严打的监管环境下,国内贵金属交易平台却能如雨后春笋般纷纷诞生,从新华浙江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到大连贵金属交易中心、再到海南贵金属交易中心…… 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如何规避各种市场风险,保证交易安全规范,保护投资者利益,值得政府和行业高度重视、深入研究和推动解决。

对于当时饱受争议的做市商模式,一位贵金属交易平台的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做市商模式是一种国际流行的成熟交易模式。在国际贵金属交易市场中,做市商是受严格监管的,但国内贵金属交易市场的做市商则缺乏监管,由一些资质不一的贵金属经营机构充当,在缺乏诚信机制、健全的法律约束的现实条件下,很容易成为了“3·15”曝光的那一部分群体。

“ 国内商品交易市场发育相对滞后,场内贵金属交易市场资金量、专业性要求又相对过高,可是市场对贵金属投资的需求却又非常旺盛,在管理制度、行业标准匮乏的现实中,贵金属交易市场里充斥着大量地下炒金平台。”上述负责人说。

迎来史上最强的清理整顿

2015 年,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400亿赎回危机爆发,涉及全国几乎所有省份,共牵涉22 万户投资者,在昆明、上海等地,先后引发了泛亚的投资者聚集维权事件。

“ 经过清理整顿,多数交易场所能够依法合规经营,发挥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作用,但一些商品类交易场所存在违规行为死灰复燃问题,其中贵金属类交易场所(包括专营和兼营贵金属交易的场所)违规情形尤为严重。”2015 年,证监会发出了贵金属类交易场所专项整治工作安排的通知。

通知指出,2015 年以来,针对贵金属等大宗商品类交易场所的信访投诉剧增,反映出贵金属类交易场所的整改规范进展迟缓,为此,要对国内贵金属市场展开全方位强有力的整顿。从切断贵金属交易场所宣传渠道,到治理整顿平台交易软件,再到严格管控金融机构的居间服务,然后公安部严厉打击贵金属交易诈骗,最后到完善监管体系,由内到外,由表至本,整顿措施之严厉,联合国家部门之多,在国内贵金属市场管理历史上可谓罕见。

这足以彰显,国家急切规范贵金属市场的决心和打击违规贵金属类交易场所的勇气。

沸沸扬扬的泛亚兑付事件,刺痛了监管者的神经。然而,史上最强的清理整顿背后,则是另一番景象。随着市场的膨胀、竞争的加剧,这个行业的洗牌过程加快。如雨后春笋般新设的贵金属交易场所和切入贵金属领域的传统商品交易场所在贵金属这块充满生机的土地上展开了“肉搏”,更多的资本以贵金属公司的形态前赴后继的融入这个战场。

这个领域到底是堵是疏,业界至今争论不休,难以达成共识。不过有一点已成为共识,就是以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金银管理条例》已成为“ 过时条例”,行业需要加快修订和出台新的黄金管理条例,统一行业监管主体。

中国黄金投资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奚建华公开表示:“《关于促进黄金市场发展的若干意见》等文件发布后,虽有不合法的炒金活动被查处,不规范的市场主体被关闭,但由于目前法规制度的不完善,现有监管机制的不健全,难以彻底解决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金银管理条例》必须重新修改,市场监管必须有法可依,监管机构执法必严,否则会给黄金市场的发展带来制约。”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中亿财经(www.zhongyi9999.com)


  • 关键字:

1.中亿财经网(http://www.zhongyi9999.com/)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中亿财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亿财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亿财经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亿财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地址:武昌区徐东二路二号东创创意园2号孵化楼205室 430000
市场合作:027-83921240 投稿咨询:3274686074 商务合作QQ1:1821361971; QQ2:511345468 加入QQ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4010830号-1 监督邮件:3464055169@qq.com ©2014-2016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